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新冠疫情背景下美国社会主义思潮和运动评析

禚明亮 · 2021-09-29 · 来源:共运通讯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发展前景来看,鉴于美国资产阶级依然掌握着庞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统治机器,资本主义统治世界和人民的主要机制和依靠力量依然稳固,加上美国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自身力量的孱弱和存在的诸多问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时刻还远没有到来。

  文章来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报告(2020-202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6月,第234-247页。

 

  摘要:2020年新冠疫情背景下的美国左翼政党表现积极,实现了组织力量的发展进步,整体上呈现“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继续影响美国政治,由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席卷全美的反种族主义和以“推倒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雕像”为主要内容的反资本主义运动此起彼伏、相互交织,使美国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从发展前景来看,美国左翼政党和社会主义运动力量呈分散状态,短期内难以实现联合统一,国内政治影响力有限,短期内影响美国政治走向的可能性不大。

  关键词:新冠疫情 美国左翼政党 社会思潮 反种族主义

  作者介绍:禚明亮,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部助理研究员。

  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世界性经济大萧条,对经济和社会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致使全球经济损失严重。根据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贾亚蒂·戈什(Jayati Ghosh)的分析,“当前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的震动肯定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要大,而且很有可能会比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还要严重”。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在过去的4年里,特朗普右翼政府奉行美国利益至上,在国际舞台上采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立场,不断“退群”和“去责任化”,并试图通过不遗余力地丑化社会主义、激化对华矛盾等方式赢得选民的支持,以谋求连任。在此背景下,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反种族主义和反资本主义运动在美国风起云涌,美国左翼政党表现积极,呈现“稳中有进”的良好发展态势。美国左翼政党数目较多而且比较活跃,它们有的属于合法政党,正常参与议会选举,有的则暂时处于非法状态。总体上看,虽然目前人数较少,力量较弱,但在美国政治和社会中的实际影响力不容小觑。

  一、新冠疫情背景下的美国左翼政党

  在当今美国,活跃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左翼政党。2020年,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尤其是美国抗疫形势极为严峻的背景下,美国共产党、美国工人世界党、美国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美国革命共产党、美国共产党人党、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等左翼政党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阐明本党对于新冠疫情、总统大选、黑人抗议运动等问题的观点和立场,积极扩大自身影响,实现了组织力量的发展进步。美国左翼运动整体上呈现“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

  (一)美国左翼政党的组织力量有所发展,社会影响力不断扩大

  近年来,“社会主义”话语重回美国主流政治生活主要得益于2016年公开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参加美国总统选举并进而引发的全美讨论“社会主义”的政治热潮。这一热潮引起美国众多青年的追随,为美国共产党、美国工人世界党、美国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美国革命共产党、美国共产党人党、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等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机遇。随着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政府奉行右翼主义路线和“美国优先”的偏执立场,反对退出巴黎协定的抗议运动、非法移民人权运动、青少年反对枪支暴力示威、西弗吉尼亚州教师罢工、反性骚扰运动等社会运动此起彼伏,让更多的美国民众思考“资本主义的替代”方案的可能性。他们纷纷选择加入左翼政党和组织,表明自己的立场。历史经验表明,资本主义每次遭遇重大危机时,都是人们将目光转向社会主义的时候。在新冠疫情蔓延的特殊背景下,美国青年加入共产党等左翼组织的热情在不断增加。“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人数“从2015年的5000人激增至2020年的66000人”。疫情持续暴发以来,“已有近1万多人加入,该组织成员平均年龄从68岁降到33岁”。2020年美国共产党利用其官方网站,宣传党的主张,吸纳新党员的加入。美国主要的左翼报纸和网站,如《大西洋月刊》《雅各宾》等刊登相关文章,研讨社会主义方案及其实现可能性等问题。杂志的订阅人数和在线浏览次数再攀新高。整体上看,2020年美国各个左翼政党通过各自的努力实现了组织力量和社会影响力的提升。

  (二)围绕反对特朗普右翼政治和蓬佩奥反共策略开展的共同斗争,美国左翼政党不自觉地建立了一种无形的、广泛的、松散的联盟

  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标志着美国右翼政治时期的开启。特朗普高举“右翼民粹主义”旗帜给美国民众带来了新的“希望”。但通过4年的“施政”,特朗普对美国国内政策的改变微乎其微,支持其当选的民众的生活也没有实质性改变。特朗普的执政非但没有实现所谓美国制造业和就业岗位的回流,反而揭开了美国种族主义的面具。以蓬佩奥为代表的美国对华强硬派极力渲染“中共威胁论”,悍然发起反华、反共“新冷战”。2020年7月23日,他在尼克松故居宣称50年前尼克松启动的中美接触政策失败,叫嚣在全球建立“反华联盟”,建议组建“一个全新的民主联盟”,反击中国政府的“霸权图谋”。7月24日,美国无端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

  美国政府的这些做法遭到民主人士和和平主义者的反对和批判,其中包括美国的左翼政党。2020年,批判资本主义尤其是特朗普右翼政治和蓬佩奥反共“冷战”策略是美国左翼政党的共同任务。面对这一共同的对手,各党通过宣言、决议、声明等多种方式予以猛烈批判,实际上建立了一种无形的、广泛的、松散的联盟。2020年9月28日,美国革命共产党在其官方网站发表该党主席鲍勃·阿瓦基安(Bob Avakian)的长文《特朗普——种族灭绝式的种族主义者》,文章开篇指出:“种族灭绝意味着屠杀整个民族。种族灭绝就是欧洲人对美洲原住民的所作所为,当时他们偷走了我们的土地。种族灭绝就是希特勒和纳粹分子谋杀了六百万犹太人。特朗普就是个这样的种族主义者。”美国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提名女性候选人格洛丽亚·拉·里瓦(Gloria La Riva)参加选举,与特朗普和拜登等进行直接对抗。2020年11月7日,该党发表公开声明指出,自2016年以来该党就认为特朗普仅仅是一种更大疾病的症状之一,晚期资本主义不仅摧毁了工人阶级和穷人,还摧毁了中产阶级的大部分。随着亿万富翁们变得越来越富有、越来越强大,“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的人民的痛苦水平却迅速上升。更大的疾病在于资本主义本身,治疗方法是取代那种使极少数超级富豪集中财富和权力的制度。解决办法不在于选择民主党,而在于用一种人道、合理和可持续的社会制度——社会主义——来取代资本主义。美国共产党积极参加由美国劳动组织、黑人组织和美洲土著组织、拉丁美洲人和移民团体、妇女和性少数(LGBTQ)团体、亚洲和犹太组织、穆斯林组成的松散的“全民阵线”,构成了“反特朗普联盟”。2020年9月7日,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发表声明,坚决反对特朗普的右翼极端主义路线,强调必须击败特朗普政府的右翼统治。声明指出,在今天的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是服务于富人和权贵阶层的;特朗普是个右翼反动分子,而且是个危险的“傻瓜”;他提倡种族歧视、不平等;他的“美国优先”主张完全是一种沙文主义的“理论垃圾”,是一个以牺牲其他人为代价让富人们发家致富的理论。该党对2020年总统选举的主要立场是:不管谁赢得这次选举,我们都要走上街头,争取一个能反映人民需求的政治议程。这意味着要倡导和建立革命性的组织,实现革命性的变革,将当前美国的统治阶级从权力体系中清除出去,并将权力交到劳动人民手中。

  (三)新冠疫情蔓延引发美国左翼政党对资本主义制度、新自由主义政策的集中批判,形成了集体性的反思

  重大突发事件的产生和政府的应对是展现制度优劣和制度效率的良好契机。从中美两国抗疫斗争效果的鲜明对比看,美国抗疫的彻底失败源于其执政者治国理念的严重缺陷,那就是长期秉承资本主义利润至上的铁律而忽视公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捍卫的是资产阶级富人的利益。特朗普的反智主义和为了经济绩效完全无视新冠肺炎疫情的做法,使美国疫情在初期就陷入失控状态,最终受害的是美国广大普通民众。他们在经济危机和疫情危机的双重打击下,生活举步维艰甚至生命难以为继。

  新冠疫情席卷美国引发各左翼政党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质、新自由主义政策的集中批判和集体反思。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指出:“现在人人皆知的一个事实是,特朗普政府让这场流行病雪上加霜,政府的应对无能,反科学的措施和将企业利润放在首位的做法酿造了一种有毒的‘啤酒’,夺走了19万人的生命。而在中国,年轻人已经重返学校,只有不到5000人失去了生命,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也许现在我们该谈谈‘白宫病毒’了。”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蒙斯(Joe Sims)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危机的“时代”,“美国资本主义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健康卫生危机,也是一场经济危机。此外,还是一场政治、社会和环境危机。这些危机相互交织,相互影响,相互叠加,以一种无法预料的方式相互作用着”,“由于资产阶级利益至上,特朗普以数百万工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为代价,也要满足‘华尔街’和美国企业对最大利润的追求”。

  (四)各左翼政党积极参与由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全美抗议运动,同时利用大选活动宣传社会主义主张

  一方面,美国左翼政党猛烈批判美国政府的种族主义本质,批判政府暴力镇压黑人运动的恶劣行径,并积极参与和推动全美抗议活动和各种社会运动,开展宣传和造势活动。2020年9月19日,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美国政府武力镇压丹佛黑人民主运动的行径。声明指出,9月17日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发生政府镇压人民运动事件,6名运动组织者被捕,其中4人是美国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成员。他们都是活跃的抗议运动领袖,呼吁为警察暴力执法受害者伸张正义。他们都面临着捏造的指控,包括煽动暴乱、绑架和盗窃。该党指出,这种镇压是美国资本主义政府的长期策略,“从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到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再到佛罗里达州的塔拉哈西,这股镇压浪潮正在全国蔓延。它延续了美国长期以来对左派分子和其他进步力量的镇压传统”。

  另一方面,部分左翼政党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与共和党和民主党直接对抗,通过选战宣传、阐明社会主义立场和观点,扩大了社会主义的影响力。美国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格洛丽亚·拉·里瓦游历了32个州的47个城市,号召民众支持该党。她强调,“穷人和劳动人民面临的危机是最可怕的——成千上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数千万人失业并面临被驱逐,种族主义警察对黑人社区发动战争,一个濒临崩溃的自然环境,等等。两位候选人都没有提出任何严肃的计划来解决这些问题”,“不要把你的选票投给两个资本主义政党中的任何一个,而是要投给社会主义者,帮助我们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截至2020年11月20日,格洛丽亚·拉·里瓦获得了超过83000张票,超过该党在2016年的数据,总票数在36位总统候选人中居第6位。

  二、新冠疫情背景下的美国主要社会主义思潮和运动

  (一)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

  2020年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继续影响美国政治。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高潮是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这一思潮一直延续到2020年的大选。桑德斯喜欢用“局外人”来形容自己及他所代表的群体,意指那些“始终立于美国政治的主流之外”的人。在他看来,从参加市长选举,到议员选举,再到参加美国的总统选举,都是在努力实现从“非主流”到“主流”身份的转变。可惜的是,2020年4月8日,桑德斯宣布停止参加总统竞选活动,4月13日表示将支持民主党人拜登竞选。虽然桑德斯退选,但是桑德斯的“社会主义”主张深深地影响着美国政治。总体上看,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是欧洲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美国版”

  在桑德斯公开出版的著作中,他经常使用“重振美国民主体制”“让美国重振雄风”等表述。依据欧洲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基本主张,桑德斯进行了适应美国特殊性的“调整”和“改良”,是“修订版”的资本主义改良方案。这一思想的“内核”(实现民主社会主义)决定了这一思潮的本质规定性和未来前途,虽然其“外壳”(资产阶级自由、平等等口号)暂时抓住了美国部分民众的心,短时间内吸引到媒体的“眼球”,赢得了众多选民的支持,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目标在资本主义框架内无法真正实现。列宁指出,“只要这些现代奴隶主存在,一切‘改良’都是无聊的骗局”。这种现代“奴隶制”其实就是基于雇佣劳动制度的资本主义剥削。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与生产的社会化之间存在持久的、激烈的矛盾,不从这一核心问题出发进行变革,而只是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进行“修修补补”,也就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广大人民群众所处的不利地位。

  2.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既然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是欧洲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美国版”,那么从理论的本质而言其必然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相差甚远。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本质上要求建立以共产党为领导核心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权,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人民群众掌握国家政权并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些诉求在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难寻踪迹,虽然他也强调工薪阶层的权利和利益,实施免费教育、稳定就业等社会福利,但与真正的建立工人阶级国家毫无关系。

  广大美国青年缺乏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正确认识,基本上把北欧的福利主义国家视为等同于“社会主义”国家。历史上看,“二战后美国政府推行的反共镇压可能是在宪法(‘民主’)体制框架下进行的最为彻底的行为。政府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污名化宣传,使得普通民众几十年的时间里都对马克思主义怀有偏见”。而且从现实层面来看,以中国、朝鲜、古巴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则被美国政界描述为“专制”“独裁”“威权主义”的国家,被认为完全与“社会主义”不沾边。由此,欧洲尤其是北欧的高福利国家就被视为美国人民的“理想之地”。

  3.桑德斯“社会主义”话语体系迎合了美国部分民众尤其是青年人的某些需要,这是其获得较大支持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上台以来的右翼主义和种族主义言论造成了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和种族隔阂,美国底层民众尤其是低收入者对就业、收入等有着更为迫切的需求。加上“‘社会主义’逐渐与冷战的历史记忆脱钩,对北欧民主社会主义持积极评价的年轻人,遂成为桑德斯的主要支持者”。列宁曾在《美国在选举以后》一文中指出,“任何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思潮都包含着两个基本方面,这就是用改良的诺言来欺骗群众的资产阶级的首领和政客,以及那些感到再也不能按老样子生活下去而上了许愿最多的骗子手的当的群众”。今天,对美国的广大青年来说,对于有利于自己生活工作状态改善的政治改革方案都是持积极的欢迎态度,尤其是桑德斯宣传的“建立全新的美国”,以及所主张的全民医保、高等教育费用合理化、保护最脆弱群体等一系列社会改革方案更是深得美国青年的拥护。但是,桑德斯所依赖的理论武器已经“过时”,加上社会主义思潮没有坚实的阶级基础和稳定的社会基础,其更是没有一支可以依赖的强大政党作为支撑。虽然获得了一些财力支持,但在美国“金钱政治”的游戏规则中,难以真正突破“两党制”的“议会民主制”框架,其结果只能是“昙花一现”或“黄粱一梦”。

  (二)反种族主义运动

  2020年,由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席卷欧美许多国家的反种族主义运动本质上是由突发公共社会事件而引起的资本主义长期社会矛盾的总爆发,反种族主义运动超出国界,蔓延至欧洲、北美和亚洲多国。反种族主义的逻辑前提是“种族主义”的存在。可以说,自种族主义概念和实践出现以后,人类历史就伴随着“种族主义”与“反种族主义”的较量,这种较量有时候显得轰轰烈烈,有时候又悄无声息,但是种族主义的理念和反种族主义的斗争一直没有熄灭过。其根源在于资本主义早期肮脏的奴隶买卖史。黑人的抵抗运动从未中断过。从20世纪60年代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发起的黑人民权运动、休伊·牛顿领导的“黑豹党运动”到今天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都是这种反种族主义思潮的外在表现。

  美国种族主义歧视最集中地体现在对黑人群体的社会压迫上,除了经济收入上的贫富差距明显之外,另外一个社会性结果是“非裔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比白人低得多,黑人关于婴儿死亡率也高得多。美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8岁左右,而大多数研究发现,一般来说,黑人平均比白人少活9年。在美国,关于婴儿死亡率(用活不到一岁的婴儿数量来衡量)非洲裔美国人为11.4%,而白人为4.9%”。长期以来,美国黑人群体为了争取平等的政治权利和社会地位,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和抗争。弗洛伊德死亡当天就有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要求“伸张正义”。抗议开始时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一起,一些人举着写有“我无法呼吸”“停止杀害黑人”等标语的牌子,高喊着“起诉警察”。示威者与警察发生了冲突,警察则发射催泪瓦斯和爆震弹驱散人群。第二天示威规模进一步扩大,暴力倾向也越来越严重,波及的范围也由明尼苏达州向其他各州扩散。28日晚纽约市的抗议活动也升级为暴力冲突:有人向警察吐痰,甚至试图夺取警员配枪,多名警员被打伤。骚乱最严重的明尼苏达州已宣布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这两座城市紧急调拨5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协助维稳。

  这场由弗洛伊德之死而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已经席卷美国许多城市。这场运动甚至蔓延至英国、巴西、澳大利亚等十几个国家,成为2020年世人瞩目的重大国际事件之一。这场运动只揭露了美国黑人人权状况的“冰山一角”,正如列宁在《俄罗斯人和黑人》一文中所深刻指出的,“黑人的状况是美国的耻辱!”“谁都知道,美国黑人的总的状况是同文明国家不相称的——资本主义不可能使人们彻底解放,甚至也不可能使人们完全平等”。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资产阶级政府实行了一系列所谓社会政策来予以调节,但美国黑人所处的不平等境遇总体上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种族歧视依然是资本主义制度难以治愈的“顽疾”。

  当然,其规模如此之大、影响范围如此之广,一定程度上与资本主义矛盾在短期内叠加、集中爆发有关,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国、政府应对不利,导致数十万美国民众丧生的背景下,其中许多人是有色人种、低收入者和工薪阶层。当前,美国社会的“身份认同”而不是“阶级认同”已经成为美国的政治认同的主流趋势。种族主义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是资产阶级用于瓦解和分裂工人阶级力量的“借口”和“工具”。因此,根除“种族主义”存在的根本措施是终结其制度基础。但是由于美国主流媒体的误导,大部分美国民众往往寻求“治标不治本”的方案,注重现实生活中的种族平等体验,从而忽视对种族主义制度根源的反思。在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看来,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非裔美国人、奇卡诺人、拉丁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包括夏威夷族在内的原住民、阿拉伯裔美国人和美国境内的其他人——都会受到种族歧视的束缚。只有垄断资本主义最终彻底消亡了,才有可能实现真正和完全的平等、解放和自决”。但由于自身影响力有限,其影响到的只是少数民众,难以对美国更广大民众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三)反资本主义运动

  2020年,由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主义游行愈演愈烈,抗议者为了表达对种族主义的愤怒,还在美国各地掀起了“推倒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雕像”运动。2020年6月14日,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部分示威者推倒了当地的杰斐逊高中内的杰斐逊雕像,并且在底座喷上了乔治·弗洛伊德的姓名等。6月18日,波特兰的示威人士推倒了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雕像,示威者们还把美国国旗盖在雕像上,并且将其付之一炬。这场推倒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塑像和标志性建筑的运动起源于黑人弗洛伊德死后的群众游行示威活动,本质上看,这是反种族主义思潮的“副产品”。

  这些被推倒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雕像是所谓“美国民主精神”的代表,其中主要包括地理大发现的代表人物哥伦布,代表美国南北战争后和解进程的罗伯特·李将军等一批南方邦联领导人,《美国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美国总统第三任托马斯·杰斐逊。该运动从美国本土爆发,进而辐射欧美多国。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塑像和标志性建筑带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宣传功能,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的“遗迹”,具有思想宣化、纪念反思的思想政治教育功能,推倒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塑像带有重大的象征意义。这表明,以黑人为主体的抗议群众开始对资产阶级统治思想“上层建筑”进行深刻反思与批判,标志着美国民众开始对资本主义发展历史、现状和未来进行较为全面的系统反省,但是总体上,推倒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雕塑的运动并没有从根本上触及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即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总体上带有偶发性、局部性和表面化的弊端。

  三、总结与展望

  总体上看,在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的背景下,资本主义制度弊端愈加明显地表现出来,美国左翼政党实现了社会影响力和组织力量的提升,呈现“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它们虽然在自身力量和社会影响力方面有所差别,但都积极参与美国政治活动,通过各自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一定程度上宣传了党的理论、路线和主张,赢得了美国民众的关注和支持。而且其中许多政党属于共产党组织,在纲领中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捍卫工人阶级利益,主张通过议会斗争或革命手段,最终建立“权利法案的社会主义”“北美新社会主义共和国”“无产阶级专政”等。这表明:今天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资本主义中心国家美国依然“在场”,这些政党在美国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寻求实现社会主义的斗争实践本身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

  从发展前景来看,鉴于美国资产阶级依然掌握着庞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统治机器,资本主义统治世界和人民的主要机制和依靠力量依然稳固,加上美国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自身力量的孱弱和存在的诸多问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时刻还远没有到来。虽然在2020年美国左翼政党和社会主义运动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和发展,但目前来看其还将长期受困于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左翼政党和社会主义运动力量呈分散状态,短期内难以实现联合统一。当前,美国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总数有十几个,力量较为分散,基本构成和具体主张差异较大,共产主义政党、托洛茨基主义政党、毛主义政党等并存。受共产国际、中苏论战、毛泽东的国际影响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党内派系立场和路线不同而导致的党组织分裂情况在美国时有发生。例如,美国共产党曾多次发生党内分裂,分别诞生了几个小的共产党组织,一是1961年分裂出来的劳工革命组织,二是1962年成立的进步劳工党。2004年6月宣布成立的美国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则是分裂自美国工人世界党。

  第二,国内政治影响力有限,短期内影响美国政治走向的可能性不大。虽然赢得了部分民众的支持,但当前美国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依然规模较小、党员人数较少,动员群众的能力有限,把握有利时机推动群众运动发生革命性转变的能力欠佳。2020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等声势浩大,群众参与度和国际关注度极高,实际上给了美国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但是由于缺乏统一的工人运动组织和自身力量的孱弱,美国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未能实现群众性运动的革命性转变。关于这一点,列宁曾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批评英美社会主义运动脱离工人运动,“责备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了教条,责备他们不善于适应在他们周围发生的、理论上虽然很弱但生命力很旺盛、气势很磅礴的群众性工人运动”。事实上,美国的左翼政党和共产党组织只是积极参与和推动了上述群众运动的发展,未能在其中发挥领导核心的作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拉闸限电,到底是怎么回事?
  2. 子午:拉闸限电下大棋?
  3. 我的逻辑思维出问题了吗?
  4. 师爷是真坏啊!
  5. 晚舟归航引起的一点冷思考:高兴之余,能不能“忘记”阶级矛盾?
  6. 女子遭有关人员“绑架”,群众质疑反遭怒怼:滚,你是公民没权利管我!
  7. 三件事,英国开始全面反华!
  8. 5000元月入的篱笆——今天不讲理论、只说12亿多人的感受
  9. 开着“731”上街?
  10. 谈谈主要问题
  1.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这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2. 很多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 却至今误解华为的本质
  3. 吴铭:黎明前的斗争
  4. 说说山东滨州事件
  5. 孟晚舟终得归国,并简析一二
  6. 中国变成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
  7. “劳模”许家印,“代表”潘石屹,会和14亿人共同富裕吗?
  8. 孟晚舟获释回国,是时候说出全部真相了
  9. 孟晚舟将回国!它是中美力量的一次含金量极高的确认
  10. 两岸恐难免一战──看赵少康、张亚中激辩有感
  1.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2.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3.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4.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5. 叶方青:读李光满《深刻的变革》一文感想
  6.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7. 李光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集中在重要位置转发“李光满冰点时评”文章!
  8. 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
  9.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10.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1. 纪念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寒春逝世11周年:接过她的火炬!
  2. 山西又一村走毛主席路线,如今令人艳羡!
  3. 红旗下的美国人: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
  4. 老田|从贸易战到孟晚舟事件:纯左派与精美的政治共情关系初探
  5. 红旗下的美国人: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
  6.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这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