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黑命贵?共和党老白皮告诉你到底谁的命贵!

乌鸦校尉 · 2021-11-25 · 来源:乌鸦校尉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最近美国一件案子的判决,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图片

  先说判决结果,由12人组成的陪审团经过商议后达成一致,裁决被告凯尔·里滕豪斯被控的包括一级谋杀罪在内所有5项罪名均不成立,并将其当庭无罪释放。

图片

  这个案件是这样的。去年8月25日,时年17岁的里滕豪斯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的“黑命贵”游行中开枪袭击游行者,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

图片

  当街杀人,潇洒脱身,这剧情十分美利坚了吧?

  判决一出,全美哗然。日益分裂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形成了鲜明的对立。

  自由派团体的领袖们集体表示了严重的失望。得知结果后,该案遇害者之一安东尼·胡贝尔的家属发表声明称,“枪手无罪”的判决结果令他们“心碎”,也传递了“令人无法接受”的信息——在美国,武装平民可以在任何城市煽动暴力,然后利用所谓“自卫”的理由来为自己颁发逃脱罪行的“许可证”。

图片

  美国控枪组织“阻止枪支暴力教育基金”执行董事乔希·霍维茨也点明了这一判决反映出的社会危机。霍维茨告诉《纽约时报》,“只有在美国,一名17岁的少年才可能手持攻击性武器,穿越州界,挑起斗殴。在击毙两人,击伤一人的情况下,仍无需承担任何后果。”

  “该判决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信息,而这会鼓励实施更多的暴力和谋杀事件。”枪支管控组织吉福兹(Giffords)的高级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警告称。

  民权活动家阿尔·夏普顿牧师表示,该判决是“一个明显的信号,鼓励并通知‘义警’,他们可以继续使用暴力来维护自己的权力,更重要的是,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可以凌驾于刑事司法系统之上。

  甚至还“惊动”了白宫。总统拜登与副总统哈里斯也相继发表声明表示不满。

图片

  而另一边的右翼保守团体则陷入狂欢。拥枪组织额手相庆,科罗拉多州的众议员博伯特说,该判决是美国的一次重要胜利。

  博伯特在给《今日美国》的短信中说,“判决是自卫的胜利、第二修正案的胜利、正义的胜利、常识的胜利。” 她补充说,“如果凯尔正在寻找实习机会,她会伸出援手。”

  “无罪!!!!!!!”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众议员马特·盖茨情绪激动地发推文称,他也将为里滕豪斯提供在国会的实习机会。

  接下来这位更是重量级。你有总统,我也有总统啊。前总统懂王特朗普也向里滕豪斯发去了贺电。

图片

  美国确实已经是两个美国了……

  自由美利坚每年枪击致死案好几万起,这么一件“小”案子竟能同时惊动现总统和前总统,它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单纯的司法案件,而是被各派政治势力选作了博弈争斗的战场。

  这位名叫里滕豪斯的少年并非基诺沙本地人,年仅17岁的他跨州参与反对“黑命贵”游行的活动,全程背着一杆AR-15步枪(许多美利坚枪击事件中的主角,绝对的大杀伤性武器)。手持致命武器的他,不但没有被警方截查,甚至还有警察递给过他一瓶矿泉水……

图片

  更为令人瞠目的是,里滕豪斯击杀两人,打伤一人之后,他逃跑的方向竟然是警方防线。一个刚刚杀了两个人的人,拿着突击步枪走向警察,警察的反应则是掩护他回家……

  这谁是敌谁是友算是早就研究明白了。

图片

  第二天回家之后的里滕豪斯,在母亲的陪伴下向警察自首。

  自从惨剧发生,里滕豪斯案就成了各派居心叵测的政治势力表达自己意见的舞台。

  然而期待中的政治撕逼大戏,上演了,但是没有完全上演。因为整个过程,基本是一边倒,保守派一方兵力投入源源不断,自由派那方则一路被动挨打,几乎毫无作为。人们预想的你来我往的较量结果却是单方面吊打。

  为什么出现这种状况?

  回顾全程,美国枪支团体嗅到了其中的机会,首先加入战团。

  在去年8月25日里滕豪斯案发生后不过三天,位于科罗拉多州的一个拥枪组织——美国全国枪支权利基金会(NFGR)便高调宣布开始为里滕豪斯筹措资金应对审判。

图片

  众所周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是拥枪组织的龙头老大,其会员众多,财源广开,势力极大,影响选举的能力之强,令不少政客不得不拜在它的门下,也是多年来阻挠美国控枪立法的绝对主力。

  而这个NFGR比NRA还要激进,他们对任何控枪、限制购买枪支的法案都极其反对,他们认为美国不该对购枪者进行任何登记,也不应该限制美国人购买连发枪支,因为这都是对第二修正案的违反。他们觉得NRA妥协太多,甚至不少他们的会员认为NRA本身已经变成了自由派团体……

图片

  NFGR以及一众拥枪组织的动员非常成功,他们很快就募集到了200万美元,用来支付里滕豪斯的保释费用。

  被“极左”的NRA也没嫌着,它利用自己庞大的人脉体系,为里滕豪斯案寻找辩护律师,并最终找到了威斯康星州最出色的刑事辩护律师——科里·奇拉菲西。奇拉菲西昂贵的律师费,也由NRA及枪支权利组织承担。

  枪支组织之所以来帮助里滕豪斯,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每当枪支造成悲剧,控枪和拥枪两种观点便会打成一团,而一旦里滕豪斯被定罪,控枪团体的发言权就将受到压制。

图片

  另外,那些拿着枪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的白人民兵,正是拥枪团体的基本盘。当里滕豪斯成为了拥枪者的英雄,拥枪组织没有选择,必须为他撑腰。

  里滕豪斯案判决出炉之后,与特朗普关系紧密的白人民兵团体“骄傲男孩”声明支持里滕豪斯,数十名“骄傲男孩”会员在聊天群里发布了表情包,其中包括一个身穿美国国旗的男子用两支步枪射击的动图。

  “骄傲男孩”频道上的另一篇帖子里,发布了一张里滕豪斯在阅读无罪判决后流泪的照片并配文:“放心,士兵,你已经完成了你的职责。”

  还有白人民兵组织称呼里滕豪斯为“我们一直等待的英雄”。

  他们在等待什么呢?

  等待一个合法大杀特杀的机会。

图片

  自从去年乔治·弗洛伊德被跪杀之后,黑人以及民权抗议运动席卷全美。

  而另一面,许多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恐惧也被点燃了。那些农村红脖子甚至把原来反共那一套都搬出来了,把他们视为“共产党的间谍”。

  其实这事还真有一定的类似。当有产者对于社会运动的恐惧达到了一个阈值,他们的利益就会呼唤出一些日常生活中不存在的“不体面”手段。

图片

  在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中,只要将对方与“共产党”三个字挂上联系,那么言下之意就是对方“是坏人”,“不配拥有人权”。用枪击败“共产党”,保卫美国,那不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吗?

  于是,白人民兵团体开始疯狂为里滕豪斯的审判造势。只要他被无罪释放,那么以后任何威胁到他们“安定生活”的事件,白人民兵是不是都可以杀到现场,对线挑衅,对方有任何反应,就开枪进行镇压?

  须知,这件事不仅仅是白人民兵的梦想,更不是什么对未来的预测,而是人类历史上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美国的3K党是干什么的?就是守在投票站门口,看见黑人来了就打死,让黑人根本不敢去投票。当时的警察常常以无法确认身份为由,不去逮捕3K党的成员。甚至在新泽西、纽约这些所谓“进步”的北方州,3K党一样有杀死黑人不受惩罚的“执照”。哪怕执法部门真的想为黑人伸张正义(大部分人并不想),也会慑于压力,草草了事。

图片

  当时经常有3K党持枪扫射黑人聚居区之后逃跑,人永远也不可能抓到。但如果黑人进行反击,打死一名3K党成员,那么这个黑人很有可能被以谋杀罪起诉,最后在电椅上结束生命。

  而在欧洲,也不乏类似的案例。一战结束之后,面对德国国内共产主义者的革命威胁,退伍老兵组成“自由军团”,在反革命贵族军官团的指挥下,四处扑灭革命。

图片

  罗莎·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死在“自由军团”的枪下,共产党人建立的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被“自由军团”镇压。

图片

  要知道,红色罗莎还有水兵师的支援,德国共产党人普遍也有自己的工人武装,尚且斗不过这些“民间”武装集团;而今天的美国,美军已经多次表现自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秉性,如果既有武备又有组织的白人民兵“封印解除”,战力平衡就将打破……到时候再来一次攻陷国会山,也许情况就会不同了,川皇没准儿真能闪电般归来?

图片

  那么对面都骑到脸上了,民主党这边就坐以待毙?

  他们还真就坐以待毙了!

  面对对手咄咄逼人的攻势,民主党阵营那真是一枪不开,始终无所作为。

图片

  别忘了自由女神像谁造的

  其实民主党一方手里是有牌可打的。

  威斯康星州的大权在民主党手里,民主党人托尼·埃弗斯任州长。

图片

  而直接对接该案的当地检方,同样在民主党控制之下

  如此格局下,至于全程挨揍?

  结果州长埃弗斯先是拒绝了威斯康星州民主党在州议会进行声援本案受害者的活动,又拒绝以州长名义谴责那些支援里滕豪斯的枪支权利团体,甚至对那些制造事端的白人民兵团体,埃弗斯也不敢进行谴责。

图片

  而民主党控制的检方就更加拉胯,在此案中算计得失,导致官司打得一塌糊涂。

  为什么?

  选票为王,得罪不起选民。

  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案发的基诺沙县,接近9成人口是白人,即便在威斯康星这个“民主党州”,他们也在大选中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而美国司法实行陪审团制度,因重罪被起诉的被告人可以享受陪审团审理的权利。美国宪法第3条规定:“所有犯罪的审理均应通过陪审方式进行。审理应在该犯罪进行所在地的州进行。”

  按照法律规定,陪审员由本县选民中选出,这结果是明摆着的,果不其然,最终选出的12名陪审员中,有11个白人。检方要是往死里攻击里滕豪斯,无异于跟陪审团对着干。

图片

  这样的陪审团,从一开始就决定,控方可能很难打赢这个官司。

  难归难,但直接投降还是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基诺沙县的检察长是一位民主党人,迈克·格雷夫利。他是一个一直以来定罪率很高的检察官,甚至还被评选为本年度威斯康星最佳检控官。但这厮面对此案陪审团先天不利的局面,居然临阵脱逃,把案子直接交给了副手来处理。

图片

  究其原因,无非两点。先得说清楚的是,格雷夫利尽管是一个民主党人,但作为检察官,他对于警方的执法手段是非常支持的。支持到什么地步呢?去年基诺沙之所以会爆发游行示威,就是因为基诺沙当地一位警察射杀了一名黑人,但最后正是格雷夫利的决定,让那位连开7枪杀人的警察免于指控。

  另外,县检察长的职位来自于竞选,而过去格雷夫利竞选这个职位时,几乎每次都得到了当地警察工会的背书和支持。

  更敏感的是,格雷夫利还打算在下次竞选中竞逐州司法部长的职位,如果此时打输这样一个官司,不但得罪条子工会,还会在民主党内落下一个大大的难堪。

  这个生意做起来,可真是赔光老本儿,还赚不到吆喝。这位精明的老哥干脆直接躲了。

图片

  而且,这位被格雷夫利老板钦点背锅的副检察长宾格原本是个民事律师,在办公室内也并不负责严重刑事罪案的起诉。这场官司被他打得进退失据。里滕豪斯击杀的两名受害者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哪怕在美国这个对正当防卫认定标准十分宽泛的国家,这也明显已经超过了适当的武力。

  但宾格执意想将里滕豪斯描述为一个积极的枪手,到处寻找目标进行挑衅,而后远距离追杀对方。这种描述并不符合事实。里滕豪斯虽然挑衅了游行队伍,但他杀死的两个人都是冲到他身边之后才被他射杀,在冲突发生后,他并没有冲向目标的举动,无法被定义为一个主动的射手。

  本身陪审团中的大部分人就对这个小子没有什么恶感,如今看到检察官“撒谎”,他们的情感只会更偏向被告。

图片

  检方菜的抠脚,更逗的是,主审法官居然还是个“内鬼”。

  本案主审法官名叫施罗德,原来也是个民主党人,如今却已成了DINO(Democrats In Name Only,名义上的民主党人)。在庭审过程中,施罗德的手机响起,其铃声竟然是特朗普支持者集会时的主题曲。好家伙,打入敌军内部还这么不小心……

图片

  那既然已经暴露了也没什么好藏的了,老川粉审小川粉,神操作频出。

  他先是不允许检方管被里滕豪斯打死的两个人叫作受害者,因为他认为这样的说法太有预判性。但是当辩方将这两个人称作“暴徒”“抢劫犯”时,施罗德却表示,没问题,这符合事实。

图片

  而当一名准备为里滕豪斯作证的证人要出场时,施罗德法官竟然要求全场起立,向这名证人鼓掌致意,因为这名证人是个退伍老兵……

  面对这必输的结果,民主党建制派们谁舍得牺牲自己的政治生命去填这个大坑?毕竟明儿咱还得接着参选,输了选票才是谁也担待不起的大事儿……

图片

  一个普通的司法案件,该干事的人不干正事,检方失能,法官失职,所有相关人围着政治转,都在算计自己的得失,哪有人真的在乎法律与真相?被动一方生怕自己的政治生涯受到一点损失,主动进攻一方开足马力为己方政治利益跑马圈地。

  无数人吹嘘的所谓公正无私的“美国司法体系”,简直是千疮百孔。疯狂的舆论操弄,金钱干预,政治斗争,今后在美国的法堂上,还有更多的大戏可看……

  当然,现实美国社会的大戏已经开场了,你能自由开枪,我能自由开抢,秩序什么的,干脆谁也别想要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关于对毛教员的评价与革命制造者问题
  2. 安阳狗咬人事件向纵深发展,王新刚更多罪行被曝光,谁是保护伞?
  3. 说说“五六七八九”
  4. 是柳传志的问题,又不全是柳传志的问题
  5. 说话中肯胡锡进,眼界开阔白岩松
  6. 说什么很重要,不说什么也很重要
  7.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国要做好面对复杂严峻国际局势的准备!
  8. 蒋跃飞|向司马南同志致敬!
  9. 吴铭:中国人的相貌
  10. 陈先义 | 干保安的队伍何以“浩浩荡荡”
  1.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2. 决议公布后,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毛主席万岁”!
  3.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
  4. 付牛石:谁才是毛主席志同道合的战友?
  5. 批判买办资本家,怎么就不行了呢?
  6. 司马南扔出第八颗炸弹,会不会撕开一道口子?
  7. 吴铭: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
  8. 老田:从庞灵杀人案回顾1968年那份“最有温度的判决书”
  9. 韩东屏: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
  10. 如果巧合到这种程度,那该猖狂到何种地步
  1.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
  2. 陈先义:情况正在起变化
  3.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
  4. 朱江:林彪元帅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你同意吗?
  5.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6. 毛主席论“诗”: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要字斟句酌
  7.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8. 吴铭: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
  9. 吴铭: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
  10.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1. 愚公移山: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2. 【满屏“毛主席万岁”】他们的年龄是:16岁、18岁、19岁、20岁……?
  3.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
  4.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5. 以身试药,背女儿送外卖,底层人的生存空间还有多少?
  6. 狗咬人,安阳王!留下三大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