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中共字第0001号”,毛泽东将共和国首张烈士证颁给了他,彭德怀称他为“革命领路人”

晓农 · 2021-11-18 · 来源:党史博采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新中国的诞生,是无数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1951年3月4日,政务院民政部颁发全国第一批革命烈士证书。这是江山鼎定后的一件政治大事,证书和名单的序列应由毛泽东主席签发。毛主席凝望着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印”的烫金证书,神情庄重地思虑了好几分钟,然后拿起序号为“壹”的那一张,用毛笔遒劲有力地签下了“段德昌”的名字,接着在第二、三张,分别签下了方志敏、黄公略等10人的姓名……

图片

  段德昌,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号烈士。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殊荣,是党和人民对他的革命功绩的最高褒奖。

  毛泽东要他进入黄埔军校。在这座革命与反革命激烈相争的校园里,他是蒋介石下令拘押开除的学生,却深为周恩来赏识,保荐他到中央政治学校插班学习

  段德昌是湖南南县人,1904年出生。正是生活于一个书香门第的富庶家庭,他才能在家乡中学毕业后来到省城长沙念书。也得助于文化知识的传播,这个有着强烈忧国忧民思想的热血青年,从阅读到的进步书刊上,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解,奋身投入反帝爱国的学生运动。斗争的洗礼,使段德昌的思想急剧地向工农革命靠拢。1925年4月,他在长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段德昌受党组织的派遣来到广州,在著名共产党人毛泽东主办的中国国民党政治讲习所第六期受训。两个半月的受训结束了,段德昌准备回湘,毛泽东将他叫到房间,叫着他的字号说:“裕厚,你就不要回湖南了,我看你应该到一个更能适合于你的地方去。”“哦,那是什么地方?”毛泽东将爱抚的目光落在这个比自己小了11岁、长相俊逸的乡友身上,说:“你应该到黄埔军校去。”接着,毛泽东对有些迟疑的段德昌说:“这件事我会向组织上说明情由,也可以说,是我要你去的。”段德昌听得身为中央委员,又是党内中央农民部负责人的毛泽东这么一说,也就完全放心了。毛泽东意犹未尽地向段德昌讲了一段话,题意是要段德昌刻苦学习军事,将来军事工作是很有用场的。

图片

  ◆段德昌

  1925年9月下旬,段德昌进入了黄埔军校,并很快地以其良好素质和勤学精神,成为黄埔军校第四期的高才生。

  柳荫匝地景色绚丽的黄埔校园,并不像外人看上去那样祥和平静,而是弥漫着国共两党剧烈斗争的雾霭。基于军校在国民革命中的重要地位,国共两党两种思想及势力的斗争也逐步发展。1925年初,军校先后成立了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孙文主义学会。“青联会”以共产党人为核心,积极巩固革命统一战线,实行孙中山先生的三大革命政策。孙文主义学会则以国民党反共分子为骨干,打起孙文主义的旗帜,提出要把共产党从革命统一战线中赶出去。双方围绕着坚持还是拆散统一战线,拥护还是反对孙中山三大政策展开尖锐的斗争。揽得了军校大权的蒋介石,一心想压制共产党的力量,在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抛出了旨在削弱共产党地位,打击共产党势力的“整理党务案”。蒋氏公开发表反共讲话,要共产党退出国民党,党员学生必须向校方声明身份。针对校园内排斥共产党的浊浪恶流,军校部分革命师生掀起了一个“救校长运动”,给蒋介石公开致信,要求他停止反共行为。

  段德昌以一名共产党员的立场,旗帜鲜明地与“孙文主义学会”进行坚决的斗争,积极地参与了“救校长运动”。他自己掏钱买纸,与几个党员悄悄地借来油印机,下半夜躲在杂物间油印了几百份《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全体学生复蒋校长信》,早晚在校园张贴。这天,段德昌起得很早,来到校务办公室外面一气贴了十几张。尽管凌晨的天色只是朦胧见亮,他的张贴行动还是被也起得很早的人看到了。此人是“孙文主义学会”的成员,很快地作了告发,事情被捅到了蒋介石那里。

  蒋介石正对校园内掀起的“救校长运动”风波伤透了脑筋,听说段德昌带头油印了《公开信》,在校园到处张贴,气得真是七窍冒烟。曾经一段时间,蒋对这个勤学苦练、品学兼优的学生有良好的印象,后来听说段卷入了共产党的活动,便对他改变了看法。到现在更是认定段德昌“中毒很深”,非但不可造就,而且要狠狠打击。蒋氏恼羞成怒之下,传令将段德昌拘押禁闭,并严令说:“如果不公开认罪,就开除学籍。”

  军校政训处以“非法张贴,诋毁校长”的名目,由处长带着警务人员把段德昌从课堂上抓走。段德昌毫不畏惧地发出质问,然后义正辞严地驳斥说:“我是为国民革命来到军校学习的,张贴《公开信》是向校长提意见,根本目的是为了国民革命的早日成功,从谏进言,何罪之有?”政训处长说身为学生,在校园非法张贴就是不行。段德昌反击说:“三民主义规定,一般平民尚有民主政治的民权主义,难道黄埔校园内连这点民权也没有?”政训处长被驳得颇显难堪,只得喝令赶紧把人带走。

  段德昌被禁闭了几天,一直拒绝公开认罪,一有机会便据理力争,政训处长对他无可奈何。情况报到蒋介石那里,蒋勃然大怒,下令开除段德昌。

  大名鼎鼎的蒋校长,容纳不了一个敢说敢为的年轻学生,这件事在校园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也引起了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关注。周恩来在平时的接触中,对段德昌的杰出才学和共产党员应有的气节,十分地赏识。他写了一张要段前往也在广州的中央政治分校学习的信件,派人送给段德昌。段在接到周恩来的指示后,立即转到了该校。

  段德昌在中央政治分校插班学习了3个多月,结业后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3军政治部工作。不久,北伐战争揭开序幕,段德昌随部队从广东出发攻入湖南。北伐军攻克湖北贺胜桥之后,他又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8军,在第一师任政治部秘书长。

  段德昌多次与彭德怀聊谈,向他灌输进步思想,使之从旧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段德昌培养、介绍彭德怀入党,为中国革命培育了一位不可多得的帅才人物

  段德昌在第八军一师政治部任职期间,结识了该师一团任营长的彭德怀。也许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正直秉性和互相间特有的气质所吸引,两人一见面就很有好感。彭德怀年龄比段大了6岁,而段德昌官阶上比彭大了一级,这毫不妨碍他们的友谊。在频繁的交往中,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彭德怀钦慕段德昌的文化知识比自己高得多,能说会写,文武双全,喜欢与他聊谈自己感兴趣的历史问题。时时事事用观察目光注视周围的段德昌,敏锐地意识到这是向彭灌输进步思想,启发他的阶级觉悟的良机。在段德昌的心目中,彭德怀是一个极具正义感、同情穷苦工农、体恤士兵的好军官,根据他出身贫苦从小就饱受劳累饥寒的阶级地位,只要引导得当,完全能够把他引到革命道路上来。一个坚定而满怀信心的意念,在段德昌心里萌生了。

  北伐军主力攻入湖北夺取武昌后,第8军挥师西进,段德昌随第1师停驻于当阳县的玉泉山。这天,他与彭德怀一同就宿于玉泉山的关帝庙。古庙很小,彭德怀不让别人住进来,与段德昌在关云长塑像前的地上铺了茅草,就着神翁前的一柱蜡烛,躺着说话。两人的话题先是第8军在湖北战场的情形,然后转到对整个北伐战争的看法。

  忽然,段德昌坐起身子,指着烛光中的关云长塑像对彭德怀问:“你对这位万民朝拜的圣人有何感想?”彭德怀也坐起来,沉吟着回道:“关羽的确是民间最为崇拜的神明,但是说来说去,他还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到现在还被统治阶级利用为忠君的人物,没有意思。”

  “你说要怎样才有意思呢?”彭德怀思虑少时,回道:“作为一个武将,要为劳苦大众去冲锋陷阵才有意思,就像我们军人,也有一个为谁打仗的问题。”

  “我们不是为了国民的革命而打仗吗?”

  彭德怀听了段德昌的反问,吁了一口气,不无惆怅地说:“是呀,说起来是国民革命,每天喊的都是打倒帝国主义,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可是做得怎么样呢?我看倒没有多少实际的行动。”

  “这就是喽,国民党喊的是一套,做的是另外一套。这样下去,何时才能实现劳苦大众的解放?即使北伐革命成功了,我看也会把国民革命的宗旨忘得干干净净的。”

  彭德怀听得直点头,同时若有所思。

  段德昌继续说:“共产党的纲领与行动是相一致的,因为它代表着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其最高目标就是为了消灭剥削制度,彻底改变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变私有制为公有制,实现按劳分配,并逐步发展为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

  彭德怀听得非常认真,他对于段德昌阐述的理论,有的能够理解,有的似懂非懂。他感觉到与段德昌在一起交谈,过去心里隐秘着的许多不解疑团,能被一层层地揭开。

  段德昌对沉思不语的彭德怀接下说:“作为国民革命的军人,不能像关羽那样被当作统治阶级的利用工具,应该为劳苦大众去冲锋陷阵,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奋斗终生。”

图片

  段德昌的这段话,刀刻般印在了彭德怀的脑海里,为他由一个旧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奠定了一定的思想基础。段彭在一起交谈过很多次,以这次夜宿关帝庙时间最长、涉及的话题最为深刻和富有启迪意义。

  1927年5月的“马日事变”后,党指派段德昌到贺龙指挥的20军工作,在第3师2团任党代表。段德昌随部队参加了南昌起义。贺龙、叶挺的主力从江西开到广东东江,在潮州、汕头遭到强敌围攻而失利。段德昌潜回湖南,旋即与党组织接上头,被派到湖北沙市组织工农暴动,于战斗中负伤,由周逸群派人护送回到南县养伤。段德昌到了南县很快与当地地下党取得了联系。最让他欣喜的是,彭德怀也在南县,他此时己是驻南县的一团之长了。段德昌通过中共南华安特委派地下党员张匡与彭德怀见面。彭听说段己潜回家乡,非常高兴,立即找李灿、张荣生等人计议,让段德昌化名姓章,说是彭德怀的朋友,到南县乡下李灿家暂住,并派团部军医去给段治伤。

  在李灿家中,彭德怀见到了段德昌。段德昌告诉他:蒋介石篡夺了北伐革命的成果,反过来把共产党打在血泊里。现在革命形势是处于低潮,但共产党是不会偃旗息鼓的,还要继续战斗。段一再叮嘱彭德怀在独立5师的工作要特别注意保密,做长期打算。如果能逐渐掌握一个师,在适当时机举行起义,将会发生很大作用。但在时机不成熟时切不可过早暴露。段德昌鼓励彭德怀说:“你入党的愿望虽然还未实现,只要经受考验和锻炼,就一定如愿。现在革命处在低潮,要准备长期艰苦斗争,甚至准备牺牲,也要准备受委屈,受了委屈不要灰心。”

  段德昌在这次养伤中,与彭德怀进行的又一次长谈,对彭德怀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彭在后来的笔记中写道:“我当时听了他那番话,印象是多么深刻!觉得身上增加了不少力量,改变了‘马日事变’后的孤立感,觉得同共产党取得联系,就是同人民群众取得了联系,也就有了依靠似的。”“几十年来,段德昌的形象都活在我的生活当中,我一刻也没有忘记他。”

  两人的谈话快要结束时,段德昌将特意为彭准备的两本书拿出来,一本是通俗资本论,另一本是无产阶级哲学。彭德怀接过书激动地说:“我是个粗人,说不出多么深的道理来。但我现在看清了蒋介石假革命真反革命的面目,也看到了共产党的力量和希望,共产党的纲领才是救国佑民的纲领,中国的革命要得到成功,非共产党领导不可!

  不久,经段德昌向中共湖南省委多次报告,由他担任介绍人,彭德怀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4月的一天,中共南华安特委奉省委指示派地下党员张匡来到南县,在彭德怀的住处主持了彭的入党仪式。彭德怀从此迈出了由旧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转变的关键性一步。

  建国后,彭德怀回忆这段经历时,总是对段德昌充满了崇敬之情:“北伐时期,党在第1团的政治影响,是经过段德昌之口传播散布的。他对我的帮助很大。我跟段德昌谈过多次,请求他介绍我加入共产党。我把他当作学习的楷模。”

  作为彭德怀入党的介绍人,在某种意义上说,段德昌为中国革命培养了一位堪当重任的不可多得的帅才人物。

  在洪湖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过程中,段德昌的军事才干得以充分体现,他与周逸群等人创建了红军独立第1师,又在此基础上发展为红6军。段指挥所部纵横驰骋,屡屡大败敌人,成为闻名的“火龙将军”

  段德昌在南县伤愈后回到鄂西,被任命为中共公安县委书记。他深知武装斗争时期枪杆子的重要性,于1928年大年三十这一天,带领200余以梭镖、渔叉为武器的暴动队,袭击县警察局,一举夺得步枪80多支,利用这批枪弹,组建了鄂西赤卫大队,段德昌任大队长。在国民党两个团敌军的“围剿”中,段德昌指挥赤卫大队依托宽阔的湖面和密如蛛网的河道港沟,与敌军展开了灵活多变的游击斗争,创造了“敌来我去,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战术,这与朱毛红军在井冈山创造的“十六字诀”有同工异曲之妙。

  段德昌制定的“十六字诀”,成了洪湖赤卫大队克敌制胜的法宝。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赤卫大队发展到500多人枪,战斗力令一两个团的敌人不敢小觑。1929年3月,赤卫大队与段玉林指挥的一支游击队配合作战,17天内连续打了2 1仗,尽皆获胜,声威大震。段德昌指挥部队乘着这一威势,以夜袭战术攻夺了石首县城,接着攻打监利、江陵几县的部分城乡,所占区域,均建立起苏维埃政权,为洪湖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是年6月,段德昌指挥的部队发展到1200余人枪,扩编为洪湖游击总队,由中共鄂西特委书记周逸群任总队长,段德昌为参谋长,实际上由段担负军事指挥。不久,按照中央军委电令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1师,全师5000余人枪,段德昌成为这支正规红军的师长。随着洪湖根据地的扩大,至1930年2月,独1师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邝继勋任军长,段德昌为副军长兼第1纵队司令。不久,贺龙率领红4军来到公安,与红6军会合,组建了红2军团,段德昌接替邝继勋担任红6军军长。从此,段德昌在贺龙领导下指挥所部英勇奋战,同时与贺龙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在新的战争环境下,段德昌的军事天赋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他指挥红6军连连扫击浩口、周矶等地的敌军,一举攻克鄂西重镇潜江县城,然后军锋直指仙桃的夏市、袁市。两个月当中,红6军所向披靡,无敌不克,威震鄂西,缴获敌人大量枪支弹药,不但红6军自身扩大到1. 3万余人,苏区的范围也扩大到汉水流域荆江两岸的13个县,使洪湖根据地得到空前的巩固。当时,根据地群众最崇敬两条“龙”。一条水龙是贺龙,把洪湖搅得波澜翻滚;另一条“火龙”是段德昌,陆上打仗屡显神威,敌人闻名丧胆。的确是这样,每逢打大仗硬仗,都是段德昌率部冲锋陷阵。洪湖苏区能够建立,成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第三大革命根据地,段德昌这位足智多谋的骁将是建树了不朽功勋的。

图片

  1930年8月,“立三路线”把持下的中央强令红2军团远离苏区,攻打中心城市长沙。结果不但红2军团军事上失利,而且洪湖苏区也大部分被敌占据。段德昌对这次“左”倾盲动的进攻提出批评,反被中央代表夏曦撤销红6军军长职务。段德昌带着红17师数百人回到洪湖,在主力红军远离苏区的情形下,孤军转战,顽强地打击敌人,又使部队发展到2000多人。1931年5月,红2军团缩编为红3军,红6军编为该军9师,鉴于段德昌杰出的军事才干,在无人可以代替的情形下,夏曦只得同意由他担任师长。不久,贺龙率领红3军主力回到洪湖苏区,段德昌又重新与贺龙战斗在一起,两条“龙”有如入海得水,兴波翻浪,使洪湖苏区得到复苏和发展。段德昌指挥第9师纵横驰骋,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全歼进犯苏区的国民党军第12旅和144旅,成为敌人闻风丧胆的红军“王牌”。这一时期,段德昌非凡的指挥才能和战争韬略,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这是第9师屡战屡胜的重要原因。

  1932年6月初,包括第9师在内的洪湖红军挥师襄北寻机作战,川敌瞅准机会,调集13个团分为四路进犯洪湖苏区的总后方新沟嘴,妄图捣毁洪湖红军的“家当”。是时留守苏区的只有省委警卫团和军校学员营,情势万分危急。段德昌奉命率第9师急速回援。部队连续疾行了两昼一夜,于6月9日赶回新沟嘴,一到就构筑工事。然而大出段德昌的预料,接连等了3天不见川军来攻,再固守下去势必走漏军情。段德昌决计派小股部队主动出击,诱敌进犯。川敌果然不知第9师业己回援,6月13日,范绍曾旅以胜军之骄追入新沟嘴以外7里的地方,踏入红军的伏击圈。段德昌指挥等待多日的部队大打出手,又以两个骑兵连向敌人左侧迂回。川敌腹背受击,军心混乱。段德昌下令全线出击,一直打到老新口,半天内歼敌4000余人,取得空前的大捷,粉碎了敌人趁隙犯击苏区中心区域的图谋。贺龙得悉新沟嘴之围己解,大为兴奋,对旁边的人说:“有德昌这把尖刀捅出去,什么样的围困不能解掉?”

  川敌对洪湖的袭击遭到失败,使国民党武汉行营大为沮丧。《湖北国民日报》刊出文章,说“洪湖决非国军所得之地,因为那儿有两条闹湖之龙,一水一火,各显神通。”

  夏曦在洪湖苏区大搞“反改组派”肃反运动。段德昌多次批评夏的阵地战蛮干战略,被诬为“改组派”抓起来。在滥抓滥捕的红色狂潮中,连贺龙也无能为力,一代红军悍将冤死在“左”倾主义者的刀下

  洪湖苏区的“火龙将军”,终于被党内的“左”倾主义者所缚住。1933年3月25日上午,正在鄂西宣恩县沙道沟指挥作战的段德昌,接到军部通讯员送来的紧急命令——速回鹤峰县邹阳关红3军军部参加会议。军令如山,军情似火,段德昌向师部其他负责同志交代了工作,便带着警卫班匆匆上路。他们马不停蹄地疾驰了100多公里,到达军部一下马,就被保卫局特务队所包围,宣布将段德昌逮捕,罪名是“改组派成员”,命令是中央代表、湘鄂西军委主席夏曦下达的。

图片

  夏曦来到洪湖苏区后,以极为“左”倾的指导思想,在党内和红军内部大规模发起“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肃反运动。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贯彻中央的“左”倾肃反路线,二是在军事上排斥贺龙、段德昌提出的“跳出敌人包围圈,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正确主张。夏曦先是冒险蛮干,一味强调打阵地战,完全不顾红军的实际可能与强敌硬拼。到后来又畏惧不前,实行单纯的防御,只固守越来越狭小的红色区域,不敢跳出去主动出击敌人。这样一左一右,使得红3军的战斗力受到巨大损失,由三万余人锐减到3000人,而且被迫退出洪湖苏区,转移到山高人稀、地瘠民贫的鹤峰一带。段德昌和许多红军官兵一样,早就对夏曦的一套做法看不惯,时常当众加以猛烈抨击。他曾多次对贺龙说:“胡子,你让我再带40条短枪下洪湖,有个两年,如果根据地不恢复,就开除我的党籍!”段德昌与贺龙同在洪湖战斗了多年,对洪湖有深厚的感情。贺龙听了段德昌的这些话,摇着头无奈地说:“这些话你不要再讲了,夏曦对你提出下洪湖很不满意,说你下洪湖是重拉队伍要分裂红军。”

  段德昌把手在桌上一拍,说道:“我们干革命不是为他夏曦,我下洪湖是为了恢复根据地,重新发展红军,我还要写报告,请组织上批准。”

  “唉,德昌,你……”贺龙真不知道怎样相劝这位刚正爽直,对革命赤诚忠耿的战友。

  段德昌真是疾恶如仇,敢于坚持真理。他曾几次与夏曦论理发生争执,指着夏曦痛心疾首地斥道:“按你那一套搞法,红军快搞完了,苏区快搞垮了,你呀应该醒悟了!”他的这些话让夏曦十分狼狈。贺龙曾经告诉过段德昌:“德昌呀,你不能再当众顶撞夏曦了。”

  事情被贺龙不幸而言中。夏曦抓住段给中共鄂西分局写报告打回洪湖一事,给扣上“阴谋分裂红军,是改组派阴谋”的罪名,并滥用职权下令逮捕了段德昌。

  段德昌被当成“改组派”遭到逮捕后,夏曦组织了对他的“审讯”。肃反委员会负责人首先就提出指控,要段德昌交待当年在上海“参加改组派”的问题。

  段德昌严正地否认这一捏造的罪名:“我1930年在上海参加中央的军事会议,跟改组派有什么关连?这是诬陷!我是与几个黄埔同学在餐馆吃过一次饭,说那几个人是改组派,我不清楚,我没有听说过什么改组派的事。”

  “跟这些人接触,就有问题。”

  “笑话,我们这些人谁没有跟国民党打过交道?一接触就有问题,那谁还是干净人呢?”

  审讯者被驳得语塞,只得换了话题:“第9师存在严重的反分局倾向,这是你的罪责!”

  段德昌坦荡地回击:“是的,对分局错误领导有意见的人不少,我看他们都是很好的官兵,是出于对苏区前途和红军命运的关心,绝不是什么改组派。我倒要问你们,是谁把我们苏区折腾成这个样子?”

  “段德昌,你要对这些话负责!”

  “我段德昌从来是敢作敢当!……”

  在前线闻得讯息的贺龙急忙归来,找了夏曦后来看段德昌。

  两位亲如兄弟的密友相见,都是满腹怨愤一时倾诉不完,因为肃反委员会的人就站于旁边。贺龙拍着段德昌的肩膀说道:“德昌,你的问题相信分局吧,我看党是不会冤枉一个好同志的。”

  受到刑讯的段德昌声音有些嘶哑:“军长,我当然相信党!自参加革命以来,我就把自己交给党了。我真不明白,公开合法地向上级表达自己的意见,却受到这样的诬陷,……军长,如果我能活着出去,你给我一个营吧,我们回到洪湖去,一定……”

  贺龙打断他的话说:“现在不谈其他,在这种时候你要挺住,要经受住这个特殊的考验。德昌,我相信你!”

  尽管贺龙从中作了极大努力,夏曦这位“钦差大臣”仍颐指气使地摆出权威,断然拒绝贺龙的建议。为了维护党的利益,手执兵权的贺龙相忍为党,没有对夏曦采取过激行动。到了是年4月下旬,贺龙在得悉夏曦决意杀害段德昌后,心急火燎地找到夏,再次苦口婆心地规劝他:“德昌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为洪湖苏区的建立立下了很大功劳,在洪湖苏区有很高威信,又受过中央的奖励,决不能杀!”

  夏曦寸步不让:“贺龙同志,正因为段德昌是个有威信有影响的人,干反革命也就更有号召力,现在改组派分子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把他当旗帜,这是很危险的。我们对敌人决不可仁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革命的残忍,胡子呀,你也不能右倾,杀段是肃委的决定,任何个人无权更改!”

  到这时候,贺龙才明白无可挽回,他被这种党内专权的做法气得浑身颤抖,怀着满腔的愤怒起身离去。

  1933年5月1日下午,段德昌在金果坪附近的江家村,受到“公审”后被肃反委员会处决。临行刑之前,段德昌举起被铐住的双拳奋力呼喊着两句口号:“革命胜利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段德昌,这位年仅29岁的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优秀红军将领,不是倒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被左倾主义者夺去了正当有为的年轻生命。

  洪湖苏区的军民闻得恶讯,无不悲痛。许多乡亲在祠堂或庙宇中供上火龙的牌位,以这种形式纪念这位洪湖苏区的功臣。

  人间自有真理在。1945年4月,中共六届七中全会彻底清算了王明“左”倾的错误,为段德昌平反,恢复了烈士的名誉。

  人民是不会忘记每一个革命的功勋者。1988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1周年,中央军委公布了我军33位军事家的名单,段德昌名列其中,同时,他的史迹载入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人民解放军人物分册》。苏区人民世代缅怀革命英烈,在鹤峰县满山红烈士陵园,建有段德昌烈士的墓地。墓碑的铭文写道:生为革命,竭尽忠诚,茹苦含辛,效劳祖国。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李玲教授:把民生问题搞成“四座大山”的根子就是新自由主义
  2. 吴铭:谈谈看法
  3.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4. 那些天,专家说房产税无法实施因为官员房子太多
  5. 毛 的 "十没有"!鄧 的 "十如果"
  6. 【必须封杀】摄影师陈漫辱华、反社会主义,这都是什么牛鬼蛇神?!
  7. 高压反贪并非社会主义的根本标志
  8. 毛主席是精英权贵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9. 人民至上,主席时代是最美的历史星空
  10. 小岗:当年吃毛时代的粮,今天还在吃毛时代的水
  1. 李玲: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
  2. 吴铭: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
  3. yuwei被严重警告?
  4. 终于面世:毛主席的伟业排行榜!无可非议!
  5. 李玲教授:把民生问题搞成“四座大山”的根子就是新自由主义
  6. 耿来意:毛主席靠什么做到三十年来总物价稳定不变?
  7. 我们理直气壮的冲着抹黑毛主席的人大喝一声:毛泽东是对的!
  8. 战争爆发以前,一切都有预兆
  9. 吴铭:谈谈看法
  10. 打脸反毛者:坚持毛主席集体化道路的村子竟然都富了!
  1.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
  2. 陈先义:情况正在起变化
  3.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
  4. 朱江:林彪元帅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你同意吗?
  5. 毛主席论“诗”: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要字斟句酌
  6. 吴铭: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
  7. 王岐山:要防止利益集团攫取政治权力改变党的性质?
  8. 是谁养肥了这群不要脸的买办?
  9. 这两天,“精英”的道德优越感碎了一地
  10. 李玲: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
  1. “我不困难”——“铁人”王进喜留给世界的心声!
  2. 白俄再出奇招!
  3.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
  4. 李玲: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
  5. 关键时刻,普京出手了!
  6. yuwei被严重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