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对国民党留下的一千万旧人员怎么处理?毛主席指示:都包起来,给以饭吃!

耿来意 · 2021-11-21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主席对国民党旧政权留下来的旧人员,所持有的包起来、给出路、给饭吃的态度和方针原则,不可否认有政治策略的考量,但更能体现的是他宏大的政治气魄和济世救人的仁爱情怀,因为这样的品格,他才会得了人心,调动起了一切积极因素,干成了开天辟地的大事。我们说毛主席伟大,这就是伟大之处,是为万世景仰之处。

  国民党当年败退大陆的时候是很狼狈的,仓皇之间带走的只是区区少数人,一千万之巨的党政军人员只能留下来,等待命运的安排。这些人鱼龙混杂,成份复杂,如何安置他们,考验着一个新生政权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胸怀。

  毛主席给出的方针是:包起来,给出路,给饭吃!

  早在1949年4月,毛主席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起草的布告“约法八章”中就给国民党的这一部分人员做了预安排,布告中写道:

  “所有在官僚资本企业中供职的人员,在人民政府接管以前,均须照旧供职,并负责保护资财、机器、图表、账册、档案等,听候清点和接管。保护有功者奖,怠工破坏者罚。凡愿继续服务者,在人民政府接管后,准予量才录用,不使流离失所。”

  “保护一切公私学校、医院、文化教育机关、体育场所,和其他一切公益事业。凡在这些机关供职的人员,均望照常供职,人民解放军一律保护,不受侵犯。”

  “凡属国民党中央、省、市、县各级政府的大小官员,‘国大’代表,立法、监察委员,参议员,警察人员,区镇乡保甲人员,凡不持枪抵抗、不阴谋破坏者,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一律不加俘虏,不加逮捕,不加侮辱。责成上述人员各安职守,服从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的命令,负责保护各机关资财、档案等,听候接收处理。这些人员中,凡有一技之长而无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者,人民政府准予分别录用。”

  1949年9月2日,毛主席给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去电指示,维持上海,统筹全局,不轻议迁移,不轻议裁员。三个人的饭五个人匀吃,多余人员设法安插到需要人的岗位上去。他在指示电中写道:

  “已裁的二万七千人,是一件大事,已引起很多人不满,应加以处理。其办法是立即加以调查,分别自己有办法生活和自己无办法生活的两类,对于后一类人,应予收回,给以饭吃。现在无事做,也应给以饭吃,维持他们,使他们活下去,否则政治上对我们极为不利。就全局来说, 全国养九百万至一千万人是完全有办法的。各级领导人多和党外各界人士接触,如像陈云此次找各界代表人物谈话、你找三个旧职员谈话那样,探听各界气候,将具体问题向他们请教及交换意见,而不是泛泛的交际性的接触。”

  1949年10月24日,毛主席同绥远负责人谈话,指示绥远解放的方针原则等问题,谈到国民党的旧人员安置,他说:

  “中国已归人民,一草一木都是人民的,任何事情我们都要负责并且管理好,不能像踢皮球那样送给别人去。国民党的一千万党、政、军人员我们也要包起来,包括绥远的在内,特务也要管好,使所有的人都有出路。没有这一条不行,眼睛里只看到绥东解放区八十万人民就会弄错事情。湖南有十万失业军政人员和广大的孤寡没有人管,如果只管共产党的孤寡就会出乱子,那就不是大禹治水,而是伯鲧治水了。因此要统筹全局,要使干部懂得一有前途,二顾全局。”

  1949年11月2日,毛主席专门对旧人员处理问题,为中共中央起草致华中局、湖南省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和前委电,电报援引新华总社发来的一件投书的内容,指出:

  “关于投书内所称之湖南盐务办事处遣散多数旧人员一事,请湖南省委派人查明情况并拟具处理意见电告;关于新华社九月十六日《六评白皮书》社论中所称对待旧人员的原则及办法,中央曾向各中央局、分局、前委有了指示,全国各地党的组织、人民解放军及人民政府必须一律遵照执行,必须避免过去北京、上海、南京等处粗鲁地不负责任地遣散大批旧人员(北京万余人,沪、宁二万余人)的错误,不要重犯。最近西北局关于处理旧人员问题有一具体办法中央业已转发你们参考办理,请加注意,并转告所属注意为要。”

  1951年4月22日,毛主席就正确解释旧人员实行“包下来”的政策问题起草指示,指示说:

  “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从来也没有说过可以把有‘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包下来。现在审查旧人员(还有新知识分子),就是要将那些混入军事系统和政府系统(包括公营工矿)中的有‘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清理出来,分别加以惩办或淘汰。同时对于那些并无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这些人占大多数),则因为清出了那些有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的人们,而使他们显得历史清白或虽有问题但不严重,利于团结和改造。这后一类人又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历史清白没有问题的;第二部分是有些问题,但不严重,只要坦白承认错误,可以继续工作的(其中有些人须调动工作岗位)。”

  1956年1月24日,毛主席审阅修改对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说明稿,他在在说明稿讲到解决城市失业问题的地方,加写道:

  “解放以前遗留下来的这个一百多万尚未就业的失业人员,由城乡两方面去作安排,就可以在几年内使他们就业了。”

  1957年1月27日,毛主席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讲话,指出要施行统筹兼顾、各得其所的战略方针,调动一切积极力量,建设社会主义。他说:

  “现在是我们管事了。我们的方针就是统筹兼顾,各得其所。包括把国民党留下来的军政人员都包下来,连跑到台湾去的也可以回来。对反革命分子,凡是不杀的,都加以改造,给生活出路。民主党派保留下来,长期共存,对它的成员给予安排。总而言之,全国六亿人口,我们统统管着。比如统购统销,一切城市人口和农村里头的缺粮户,我们都管。又比如城市青年,或者进学校,或者到农村去,或者到工厂去,或者到边疆去,总要有个安排。对那些全家没有人就业的,还要救济,总以不饿死人为原则。所有这些,都是统筹兼顾。 ”

  除了对一般的国民党党、政、军人员采取了包下来的宽大政策,对于那些在战争中犯下了重罪的战犯,也都通过劳动改造并每年特赦一批的政策,对特赦的战犯,采取的原则是:有家可归的,一律释放回家;无家可归的,也暂不安排工作,立即给以生活安置。

  1959年8月24日,毛主席关于赦免罪犯等问题致信刘少奇,提出了赦免罪犯的建议,他说:

  “今年国庆十年纪念,是否可以赦免一批(不是‘大赦’,而是古时所谓‘曲赦',即局部的赦免)确实改恶从善的战犯及一般正在服刑的刑事罪犯。如办此事,离国庆只有三十几天时间,是否来得及审查清楚?或者不赶国庆,在秋天办理即可,但仍用国庆十年的名义。此事是否可行,亦请召集有关同志商议一下。”

  随后,毛主席代表中共中央为特赦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书面建议。九月十七日,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关于特赦确实改恶从善的罪犯的决定» ,同日刘少奇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特赦罪犯的指示》。在这第一次特赦中,象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杜聿明等获得了新生,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1961年9月23日,毛主席在武昌会见英国原陆军元帅蒙哥马利,会见期间,蒙哥马利问:一九四九年着手恢复经济的时候,有没有足够数量有能力的人?毛主席回答说:

  “根本没有。我们第一靠国民党留下来的工程师、知识分子、技术工人,第二靠苏联帮助。我们讲苏联帮助,指的是新建的工厂,上海就没有靠苏联,苏联专家没有去过,全部是靠国民党留下来的人。办学校也要靠国民党留下来的人,我们自己没有大学教授。我们连唱戏也不会,要靠国民党留下来的人。这批人对我们来说是宝贝。”

  1962年12月2日,毛主席会见挪威共产党代表团,谈到知识分子问题,毛主席说:

  “中国的知识分子大约有五百万,其中也有不同我们合作的。人的思想不能强迫,强迫是办不到的,要自愿,慢慢来。如果不愿意,可以暂时保留,保留十年、二十年,有人一直保留到去见上帝,只要他不造反,我们不强迫改造。”谈到社会改造问题,毛主席说:

  “社会是很复杂的,各个阶级中有各种人,很反动的阶级中有部分人也可以说服。马克思主义要改造全人类,包括改造反动派。被俘的蒋军中有少将、中将、上将,将军不少,有一大批是被特赦的。美国经常说我们杀了很多人,但他们不说我们不杀皇帝和这批将军,台湾也不说。”

  1966年10月1日,国庆节,晚上,到天安门广场,席地而坐,同群众一起联欢,随后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在城楼上同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席希尔谈话时说:

  “很多旧社会的知识分子,我们包下来了。他们看不起工农群众,看不起工农出身的人。我们还得用他们,不用他们,我们的报纸就出不了,广播也播不出去。文学界、艺术界,也是他们的人多。全部改变要用很长的时间。”

  1967年3月16日,毛主席在谈到工业管理问题时说:

  “军管会,不同于一九四九年,那时什么都管,政权、工厂、学校。那时把国民党的人,都留下来了。现在,群众起来了。工厂干部百分之九十是好的,也有了一些管理工业的经验,坏的只有百分之几。工厂里留下的,混进的一些坏人,要整掉。”

  1968年6月21日,毛主席会见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谈到中国的情况,他说:

  “过去我们留下了一些表现比较好的国民党人,这是我们的政策。我们没有教授、教师,没有办报的,没有艺术家,也没有会讲外国话的,只好接收国民党的一些人或者比较好的一些人。有一些是国民党有计划的隐藏在我们的工厂、政府机关和军队里。当然不是所有教授、教师、技术人员一个也不好,不是这样,但有一部分很不好。对他们进行清理,好的继续留下来做工作,坏的踢开。这要谨慎,要有辨别,坏人总是少数,好人总是多数。”

  1975年2月27日,毛主席审阅一件关于释放在押战犯的报告,看到锦州等地还有一些战犯没有列入送审的特赦在押战犯名单,拟给释放的每名战犯发 15 元零用钱,但不开欢送会,他说:

  “锦州、大虎山、沈阳、长春,还有战犯为什么没有?释放战犯的时候要开欢送会,请他们吃顿饭,多吃点鱼、肉,每人发一百元零用钱,每人都有公民权。不要强迫改造。都放了算了,强迫人家改造也不好。土改的时候我们杀恶霸地主,不杀,老百姓怕。这些人老百姓都不知道,你杀他干什么,所以一个不杀。气魄太小了,十五元太少,十三人不放,也不开欢送会。有些人有能力可以做工作。年老有病的要给治病,跟我们的干部一样治。人家放下武器二十五年了。”

  1975年3月17日,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二次会议毛泽东指示提出的关于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犯的建议做出决定:对全部在押战犯实行特赦释放,并给予公民权。十九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战犯管理所召开大会,宣布特赦释放的在押战犯二百九十三人名单,并发放特赦释放通知书。至此,在押的战犯全部释放。

  毛主席对国民党旧政权留下来的旧人员,所持有的包起来、给出路、给饭吃的态度和方针原则,不可否认有政治策略的考量,但更能体现的是他宏大的政治气魄和济世救人的仁爱情怀,因为这样的品格,他才会得了人心,调动起了一切积极因素,干成了开天辟地的大事。我们说毛主席伟大,这就是伟大之处,是为万世景仰之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2. 司马南一己之力挑联想,舆论场一片沉默两不帮
  3. 卫健委每日疫情通报中,隐藏了一个惊天秘密
  4. 吴铭:谈谈中国的巨额负债问题
  5. 毛主席只活在民间
  6. 批判买办资本家,怎么就不行了呢?
  7. 民意调查,就这?
  8. 80年前地下党员开的小铺子,现在总资产近2万亿
  9. 商务部挨批挨骂,谁在窃喜狂笑?
  10. 愚公移山: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1.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2.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3. 吴铭:呼吁以叛国罪严惩胡球编!
  4. 决议公布后,青年们在评论区高呼“毛主席万岁”!
  5. 李玲教授:把民生问题搞成“四座大山”的根子就是新自由主义
  6. 吴铭:谈谈看法
  7. 韩东屏: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看毛主席
  8. 战争爆发以前,一切都有预兆
  9. 毛 的 "十没有"!鄧 的 "十如果"
  10. 柳传志女秘书召见司马南?
  1. 为什么在儿童接种新冠疫苗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
  2. 陈先义:情况正在起变化
  3. 一场特别的顶级高层会议
  4. 朱江:林彪元帅眼里“几十年的历史”,你同意吗?
  5. 毛主席论“诗”:诗也是一个严肃的东西,要字斟句酌
  6.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7. 叶方青:对第三份决议,谈几点看法
  8. 吴铭:形势正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
  9. 李玲:为百年大党的成熟和智慧点赞——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学习体会
  10. 这两天,“精英”的道德优越感碎了一地
  1. 愚公移山: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最好的礼物
  2. 【满屏“毛主席万岁”】他们的年龄是:16岁、18岁、19岁、20岁……?
  3. 捍卫毛主席就是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正确方向——范景刚2017年1月20日答日本《朝日新闻》记者
  4. 关于新《决议》中的错误与问题
  5. 资本下乡赚得欢,打工人命丧打工路
  6. 【必须封杀】摄影师陈漫辱华、反社会主义,这都是什么牛鬼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