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帝都白领搬砖记

正经人说正经话 · 2022-07-27 · 来源:正经沙龙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编者按]7月初,三位年轻朋友,老钱、小李、小孙,一同到建筑工地打了半天工。准确说,是打了6个小时的工。三位朋友一起聊天,讲了一些工地上有意思的事情。

  本文系此次聊天内容文字整理稿,小标题为整理者所加。

  本文已经三位打工者审阅。

  天气特别热,工作量特别大,工头特别狠,饭菜特别糟,真心顶不住。

  *******

  01

  出门找工作

  [小孙]

  我们要去的找工作的地方,以前有朋友去过。朋友跟我们说,那个地方是4点半到5点可以找到工作。早上4点钟我们就出发了,到那个地方差不多4点半左右。可惜我们去得太早,那地方完全没有人。

  我们转去另外一个据说是招工的地方,顺路吃了个早饭,正好遇到了那边打工的工友。工友跟我们说,之前去的那个地方一般是5点才有人,到6点钟应该是高峰期。现在这个时候再去,正好能找到工作。

  我们又往回转。过去之后也非常有意思。一开始找工作,有两个女同志招工,说是打扫卫生的工作,我猜应该是那种扫大街的工作。工钱是210元一天,包中午饭。工作时间从早上开始,也没说几点钟,干到晚上6点结束。我们一听这个价位还可以,那就跟着去吧。这两个女同志要招一批人,招够人数才能出发。我们就跟着她们一起走。

  走着走着,正好听到旁边一大堆人聚集在一起说招工的事。听他们闲聊说,现在去建筑工地上做小工,工钱是240元一天。正巧,有辆小面包车过来,说要招小工,去某个地方干活,工价是240元,管中午饭。这个活是立马就出发的,我们一合计,做打扫卫生的工作还要等,做小工的立马就有,钱还多,我们要不就直接去。最后我们直接跳上那个面包车,走了。

  面包车里面人还挺多,数了一下,大概17个人,其中有4个瓦匠,其他全都是小工。那个面包车应该是7座的那种小面包车,除了前面驾驶员的两个座位,还有中间的两个座位是留着的,后面的座位都直接全部扒掉了。

  02

  去往工地

  [老钱]

  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距我们找工作的地方还稍有点远,开车开过去大概有几十分钟。工头开车带我们去。我问,到底是啥工作?工头说是一个民房。

  我们大概是6点过一点到达工地。差不多6点10开始干活,到11点40分吃午饭。中午休息一会。那天特别特别的热。大概下午1点10分,一个大工把我们叫起来干活。接着干了大概半个小时,我自己实实在在是有点扛不住,我们几个人就拿了半天的工钱,走了。

  整个过程大概是这样。说实话,干了半天,特别特别的累,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有趣的事。

  03

  开始干活了

  [小李]

  工作面总共是三面墙。大概是这么样一个分布,首先是我们上午砌的第一面墙。这地方原来有道比较矮的院墙,我们是要把矮墙加高一些。

  第一道墙过来是一个鱼塘,鱼塘再过来是一片空地,空地上堆着一些建筑材料,主要是沙子还有水泥,还有砖块。砖块堆在第一面墙边上,离第一面墙上去有一个坡,我们搬运东西要爬上这个坡,再往远处运。

  鱼塘,里面养着金鱼

  堆水泥和砂浆的地方再过去一点,是一片平地,接下来是有一些房子。房子的旁边,也堆着水泥、沙子和砖块。那儿是空着的,要从平地往上砌,这是我们要砌的第二面墙。

  第三面墙是在房子的顶头,和第一、第二面墙垂直的一面,把两面墙连接起来。我们上午其实已经把前两面墙砌完了,第三面墙是下午要砌的。

  那个院子就是一个鱼塘,再加上一些空地,还有自己住的房子,是这样一个集合体。

  早上我们找工作的时候,最开始跟着保洁的两位女同志一块走。当时有一个年轻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跟着我们一块,要一起去做保洁。后来我们跑去建筑工招工的地方,那个年轻人看我们跑那边去之后,也跟着我们一块过来。除了我们这4个人以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男性。这是我们一起干活的人员的构成。

  那个年轻同志,其实跟我们也挺类似的。他本来也是干工程的,在野外设备安装工程中专门搬运设备。他在这个工地干了半天,到中午的时候,也跟我们一样,有点吃不消了。他说,怎么会有这么累的活呀,干这一天拿240块钱实在是太不值当了。他想走,干半天就不想干了。我们下午走的比较早,他最后走了没有,也不太知道。

  上午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院子里面有一个养金鱼的鱼塘。年纪比较大的工人可能来这干过几天。他们说,这个鱼塘有两米多深,如果掉下去,很有可能是出不来的。我们要砌的墙,离那个鱼塘之间隔了差不多1米左右的一个泥地。那泥地其实也是凹凸不平的,平常我们在上面运灰浆,运砖块的话,就是在这1米的空地当中走,很容易就会有危险。

  我们要搬的东西,一个是混凝土的砖,还有灰浆。

  砖的长度差不多应该在7-80公分左右,宽度跟厚度应该在2-30公分左右。这只是一个估计,我当时估计了一下,一块砖跟我们平常家里的烧饭用的5公斤的米,重量差不多。后来我们在网上去查了一下,这个规格好像就是在5公斤到7公斤左右,跟预估的差不多。

  我们搬砖是这样的,先把砖从砖摞上搬下来,然后搬上土坡,再搬到墙的远端去。有时候也会有一辆推车,我们把砖装到推车上,然后再推过去。工头不让人休息,推车没有过来的时候,他也会让小工直接手里抱着砖,搬到墙的远端去。差不多是这样一个情况。

  差不多到8点钟左右,就特别累了。哪怕是那些干活干的挺长时间的,比较适应这个活的50多岁的大叔,他们推那个推车,走的也是晃晃悠悠的,不是特别稳,旁边看去,总觉得很有可能发生危险。但是工头并没有让大家停下来休息。上午一直在干活。

  砖垛其实挺高的,需要有人从上面把砖头扔下来。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大家体力都还可以,扔的时候也会注意一下,看下面有没有人,等没有人了再扔下来。到后面,大家可能精力也不是特别够了,这时候往下扔砖头就比较随意了,哪怕有人站的比较近,他看着好像不太会砸到,也把砖头直接给扔下来。确实看到过几次,其实还是挨的挺近的,也挺危险的。万一砸到人的话,5公斤的砖头也不是好玩的。

  工地现场一角,堆着高高的砖块

  业主对工程影响还是挺大的。我们在砌第二面墙的时候,一开始墙是全封闭的。后来业主过来指点了一下,就是说某个地方要留一个洞出来,好在这安一个门。瓦匠就把这面墙中间一小块就给拆了。有些砖该劈成两半的,也给劈了,留了一个门洞。后来业主又过来说,这个地方不要留门,然后又把那小块地方给填了起来。

  04

  工友的故事

  [老钱]

  我讲几个跟工友有关的有趣的事。

  一开始去了之后,我在那和灰浆,刚开始干了一点,工头突然冲一个工友喊,“内蒙你干嘛这么干的?谁让你这么干的啊?”工友给他解释说为什么要这么干,工头就走了。我问,“他怎么叫你内蒙啊?你认识他吗?”他说,“我不认识他,我昨天来过,昨天他用车把我们拉过来了,下雨了,这活就没干成。”我问,“没干成给钱了吗?”他说一分钱没给。我说,“这也够坑的啊,你把我拉过来了,下雨没干成,这并不是我的错,但是你一分钱不给,我觉得是不太合适。”

  工头不断调配小工,干这个干那个的。我和了一会灰,被叫过去搬砖。

  工友里面,大部分都还挺好的。有一个小哥,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年轻人,一开始我们在一块搬砖。小哥对我说,“不要干这么快,差不多就行了。”我说,“搬砖还是要摸点鱼的啊。”他说,“对对对,到工地不摸鱼,就相当于白来了。”他说他以前在南方什么地方干过。一开始干着干着还好,后来他也开始抱怨了,说,“受不了了,实在是太热了,我在南方干,那个地方比这边热的多,但是从来没有干过这么累的活。下午走了,不干了。”但是我们下午走的时候,他还在那干,没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个关于工友的事,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有的工友跟我说,你别干那么快,慢慢干,只要这活不是最后一天,那么你永远也干不完。但是我就遇到了一个工友,这人挺差劲的。我把砖搬到顶头的一个地方去,把砖放下,碰巧就听到一个大工在抱怨他旁边的大工,他说,“你看你,干干停停的,你赶紧干活啊。”我一听觉得好奇怪,我说,“你又不是工头,你管人家干嘛呀?”那个大工说,“我不跟你说话。”我说,“我跟你说话。你不是工头,你别管人家啊!”我就走了。我当时想,这个人是不是大工的头?如果是大工的头,管着其他几个大工,这么说还稍微情有可原。但实际上他不是。下午我们不干了,有个大工也跟我们一起跑了。我问这个大工,“你们大工这些人互相认识吗?”他说不认识。我说,“那谁是你们的头?”他说,“我们没有头,工头把我们一起叫过来的。”我说,“那个人为什么要管别人干不干活呢?”他说,“那就是多管闲事。”这么热的天,大家干的要死要活的,特别累,这个大工非得要逼着人家跟他一样干。

  这就是我记得的几个跟工友有关的事,挺有意思的。

  [小李]

  感觉那些年纪比较大的工友,对于工地上一些事情,还是一种比较逆来顺受的态度,有的时候会是一种相对消极的反抗态度。

  在差不多8点多的时候,当时我搬了一段时间砖了,工头把我分配去跟另外一个小工师傅一块去搬运灰浆。之前是有一个人专门负责,把水泥、沙子和水,和在一块,搅拌好,我们两个负责把和好的灰浆装到推车里面,推到工作面上去。推到工作面之后,因为人员分配就不是特别合理,另外,那些瓦工师傅也用不了那么多,有一趟我们运过去之后,没有空余的装灰浆的桶,其他的灰浆桶都还满着,瓦工师傅还没有用完。那个推车里面,还剩下半车的灰浆,我想,我们在那个地方先站一会,等他们用完了,我们再回去搬。那个小工师傅就直接把那半车的灰浆,又重新拉回到装灰浆的那个地方去了。他说,千万不能让工头看见我们闲着。我的理解是,哪怕目前所做的工作,对整体的工作没有什么影响,也不能够让工头发现有人闲着。如果发现我们闲着,他一定会加一块工作给我们。

  在工地上,工头是非常霸道的。他对于工作的管理是非常粗放的,包括人员的分配,建筑材料搬运的方式,还有建材摆放在什么地方等等,都很粗放。他不是为了这项工作怎么样去更好地完成,来开展他的监督工作。他采用一种非常简单粗暴方式进行管理,就是在工地上不允许有人闲着。不管是灰浆搬运,还是砖块搬运,都有推车,可以把这些东西分散再运过去,然后卸到工作面上。因为推车来回需要时间,如果工头不管的话,肯定有人要站着等推车回来,然后才能继续搬运。推车走了之后,搬砖块的人如果闲着,工头就会命令小工,手里面抱着砖块搬到工作面去。灰浆也是一样的,如果说装灰浆桶的推车还没来的话,工头也命令小工徒手将灰浆桶提过去。这些东西其实是挺沉的,徒手搬运,走过去再走回来,其实是挺慢的,而且非常消耗体力,肯定比推车要消耗体力。但他不管这些。

  [小孙]

  我也补充一个干活当中的工友的几个小细节。

  我们当中有的工友,人是非常好的。有一个瓦匠,他也很受不了那个工头。当时我们老是嘲讽工头。工头有一会儿在打手机,好像跟他前妻聊天,说他什么后心痛。当时我就说了一句,“哎呀我也累,累的我后心也痛。”当时几个工友,不光我们小工,还有一个大工,也跟我们一起笑。我觉得边干活边骂工头还挺爽的。

  还有一个专门和水泥和灰的老师傅,对我们也特别好,看我比较年轻,跟我们一起的几个人都比较年轻,就教我们怎么和水泥,教我们不要干太累,让我们慢慢干。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是跟几个工友在一起的。我们吃饭时候,几个瓦匠,他们好像是熟人,我听他们说好像是老乡。他们在谈论找媳妇的事,有人问你想不想你的媳妇啊等等,他们说,很想媳妇,然后就讨论些问题。其中有一个人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我没有。他说,那你要不要去找小姐。这个还挺有意思的。林子大什么鸟都有。但是我觉得,这侧面也反映了一些问题,确实人是有X欲的。那么X的需求该怎么解决呢?这个工友最后是用找小姐的方式。这样肯定不对。

  我注意到了一个吃饭的细节。当时是包饭的,午餐是一盒米饭和两个菜,菜基本上是素的,我记得一份菜是土豆丝,另一份是西葫芦,里面有粉丝,还有一点点肉。工友们都很累,但是他们都没有吃完。他们主要还就是馒头就水喝,很多人菜都没有吃完,米饭也没有吃,就把那个盒饭扔掉了。这个很有意思。我自己把饭和菜都吃完了。

  午饭

  再补充一点,之前也说过,有一个大工跟我们一起跑了。我一直觉得像我们这种人,在工地干不动,可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身体素质不够好,不能够吃苦,等等。但是后来我们问一起跑路的大工,大工也受不了这种,别的工地似乎也没有像这个老板的工地这么狠。听工友说,别的工地工人还是能休息的,也不会说下午一两点那么热的时候还要出工,尤其是在我们早上已经不停地干了6个小时,还不让我们多休息一会。算上吃饭时间,中午实际上也就休息了一个半小时左右。还是非常累的。

  05

  工头特别坏

  [老钱]

  工头特别坏。他怎么坏呢?他总是不停地在那喊,“人不能停,车不能停,人不能停,车不能停”,他不许任何人闲着。

  我们搬运东西,用车把砖给搬过去,灰浆也是用车拉过去。车一走,他见不得你站那闲着,必须得让你干活。他就不停地喊,赶紧干这个,赶紧干那个。喊来喊去,我们也特别烦他,我找机会就怼他。后来我也找到他的规律了。我后来干到10点多,到了第二个工作场地。我推了一车砖,运过去,把车卸了,站那里歇口气。工头在远处望着我。我低声说,“车不能停,赶紧的,把车拉过来,赶紧装东西,赶紧搬砖。”说了不到一秒,工头冲我喊,“赶紧的,空车拉过来,赶紧搬砖,不要站那儿。”旁边的工友听到我说的话,又听到工头的话,笑了起来。这也挺有意思的。

  工头不允许任何人停下来。那么热的天,大家开始干了一会儿活,我给他提建议说,“你看,你不要这么弄,我们又不是驴子,我们也不是机器,你让我们干一会儿歇一会儿,实际上工作效率会更高,你让我们有个节奏。”他一脸不屑,瞟了我一眼说,“要什么节奏啊,赶紧搬砖。”

  他不断地在那喊,我看很多人还是挺不高兴的。有一会儿,我有了点坏心思。他站在池塘边,我心想,你再这么BB,我搬砖过去的时候,把你挤到池塘里面去。但是后来他走了。

  过了一会儿,他在空地上给他前妻打电话,声音特别大。他打电话时,眼睛望着别处,这一刻,工地上所有的人,大工小工,全部都停了下来。这真是少有的默契。

  搬砖的时候,一开始我总是轻拿轻放,一方面我自己舒服一点,另外,对砖的损坏也小一点。再干一会我就受不了了,慢慢地工作态度就变了。装砖块的时候,我把砖拿起来,故意往推车里面砸。工头就在旁边看着,也不吭气。我就等着他吭气,我好怼他。后来,要把砖从高高的砖垛往下搬的时候,稍微高一点的砖,我们就直接往地下扔,有时候会砸断成两节,有时候会把角给磕掉,但是我们就不管不顾。实在是太累了,真的受不了。

  中间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前面干了一会之后,换了工作面,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我们在那搬砖,有一个工友戴个眼镜,旁边有个人闲坐着,可能是业主那边的人。那人说,“哎呦,你瞧你,这么高学问,戴个眼镜,还干这个。”工友说,“那我也没办法呀。”我插了句嘴说,“我就等着这天底下的老板死绝了,我就不用这么干了。”太巧了,工头正好从我身后过。工头接话说,“要是老板死绝了你就饿死了。”我当时听了,觉得这可真有意思。他们这些人思想就是这样的。

  整个干活的过程中,我只要有机会了就抱怨,就怼这个工头。我也很不喜欢他。干来干去,大概11:40左右的时候,终于有人喊,“吃饭了,别干了,收工。”我又开始抱怨说,“是该收工了,我们又不是驴,我们又不是机器,这么干怎么得了啊!”刚巧工头就在旁边,他说,“你不要老是那么嘟囔。”我说,“那我来跟你较个真,你说说,我今天哪个地方活少干了?”工头说,“我没说你少干啊,你这么嘟囔,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你还不得把这活干了嘛。”紧接着旁边一个工友又回了几句话,好像还骂了他似的。

  我这么怼工头有没有用呢?还是有点用的。到了下午再开始干的时候,我就在那慢悠悠地干着,他就在一旁边站着,一声不吭。我就等着他说我,他要说我,我就怼他。前面我们抱怨他,怼他,还是稍微有点效果的。

  [小李]

  工头的分工临时性很大的,一个人专门和灰,还有两个人是给瓦工供应灰,然后还有一些人搬砖的。大概是这样。工头看着一个人好像比较闲了,他就会让这个人去干别的工作。有一阵子,有大工发现,灰浆里头好像全是沙子,没有水,也没有太多水泥。那个大工就吩咐两个人说,你们去水泥站那儿,铲两锹水泥过来,再浇上点水。这就完事了。灰浆没有严格的比例。那个灰浆,说是水泥砂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沙子占主体,也不知道这墙建起来之后到底能有多坚固。我感觉不太能粘住那些东西。

  [小孙]

  工头的分工是非常不合理的。小工大致上是分成两个组,一个组是专门给瓦工搬砖,另一组是专门和灰,再把灰运过去。人员并没有严格的分组。我一开始是搬砖,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在和灰,后来又去搬砖了,然后又去和灰,来来回回不断地跳动。另外一个跟我们一起去的人,主要是搬砖,和灰运灰比较少。

  工头只要看到你闲着,比如说你搬砖突然歇了一下,他就开始支使,哎,别别别歇,要么你去搬砖,要么你去和灰。我当时就怼他,我说,“MD我不干了。”然后我就坐着。他马上说,“那你别搬砖了,你去和灰吧。”他觉得和灰确实稍微轻松一点。

  [老钱]

  工头吹牛,说自己当了20年的工头。我觉得不太像。就从年龄来看也不太像,他看起来不到40岁。另外,我也觉得这个工头没有水平,他就没想过,怎么样把这个活干的更简单,干的更好。他只是在那恶狠狠地喊,人不能停,车不能停。别人给他提建议,我也给他提建议,这些建议其实挺好的,就是稍微调整一下,能够让这个活干的更简单,并且干的更快。我并不是为他考虑,我是为自己考虑,想让自己轻松一点。但是他不理我的。这个人就这样。

  06

  实在太累了

  [小李]

  我之前没咋在建筑工地上干过,最多是在厂子里面干过。感觉就是两个工作,差距挺大。

  来之前是有一些准备的,我自己带了一瓶1.5升的水过去,但其实这样用的话,这1.5升完全不够。上午工地是给我们备的是小瓶的矿泉水,500毫升那种。我上午喝了四瓶左右。下午,工地备的矿泉水喝完了,他就给大家准备了家用饮水机上用的那种桶装水,应该就是17升规格那种桶,还有一些纸杯子。到下午大家身体都非常劳累了,还要自己去拿着桶子,把水倒到纸杯里面,也是挺消耗体力的。下午我就没去倒,喝我自己的水。到下午1点多的时候,我把自己备的水,喝了三分之二左右。差不多一天活干下来,喝了有三升左右的水。

  上午在工地上连续干活,中午11:40左右吃饭,然后开始休息。那个房子是业主本人的,肯定不会让我们这些满身泥水的人进去休息。工地边上的一片空地,有人在底下摆了一些纸箱子,在纸箱子上睡觉;有些人把砖块放倒,躺在砖块上面睡觉。那一片没有什么遮阴的地方。直接躺在纸板箱上面,或是砖块上面,也挺热的。有些工友睡着了,我没怎么睡着。

  到下午1点多的时候,工头还在面包车里面睡觉,一个大工,应该就是上午那个总催别人干活的大工开始说了,“大家赶紧起来干活吧,不然的话一会活干不完,一会下午6点钟工头不放我们走。”把大家都给叫了起来。那时候天气还挺热的,差不多30多度的光景。大家确实也就听了他的,开始干活了。那个天气干活实在是有点吃不消,听其他去建筑工地干过的工友说,在其它工地上,一般在夏天,中午会休息到3点多,等天气凉一点了才开始干。这个工地确实也挺坑的,中午那样的大热天,大家还是要干活。

  在工地上干活,完全是一个吃体力的活。打了半天工,对我身体还是影响挺大的。第二天在家里,早上起床之后,一整天感觉浑身上下都酸痛,最疼的是背。背疼之后无法动弹,白天基本上都是在床上躺着。吃饭的时候,女朋友拉我,才能从床上起来。一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才有所恢复。

  [老钱]

  工地上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这个地方还好点,水不限量供应,有的工地不给水喝,那就更难了。你得自己准备手套;也没有什么安全帽,你要磕了碰了就是你自己的事。

  我在那儿有一会儿还挺险的。我在那搬砖,砖码的特别高,我正在高处往下搬,突然有人给我打电话。我没理,算了,不能接。接着又打了过来,我想,接一下吧,说一两句就挂。结果我拿电话说了一句,一个趔趄,差点从上面摔下来。好险呐。正好有个柱子,我靠在柱子上了。

  在工地上干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如果要去工地打工,一定得小心,不然出了问题特别麻烦。

  07

  润了润了

  [小孙]

  再补充下跑路的两个细节。

  第一个就是,下午我们干了半小时就不干了,拿半天工钱走人。

  工地上我是怼工头比较多的,对工头还说了一些粗话。前面说过的,工头说“你不要嘟囔”,后面插嘴的其实是我。我说了一句,“你抱怨还不让人抱怨了?”然后我就用带妈字辈的话说他,工头还特别不爽。我接着说,“那我就没素质,你能把我怎么样?”

  走的时候,我跟工头说,估计以后工地上也不会再见了,但是如果在社会当中见到,我们也没有必要这个样子。工头说能理解,大家都辛苦。钱也很顺利地交给了我们。

  后来我们要走的时候,工头还专门开车把我们送到公交车站。虽然我骂了很多工头,嘲讽他很多,后来还算相安无事。

  第二个就是,我们出了工地,往回走的时候,业主突然跑出来,把我们喊住,让我们不要透露,说是在他这边做工。我觉得还挺奇怪的,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说这种话。他不说还好,他一说我就不得不怀疑,他说这话的动机。在这个工地,劳动生产率确实非常低,全靠人工去做,也没有什么好的机器,推车很多都是坏的,和水泥都是人工去和,装灰浆的那个盆,有的甚至是饭锅,确实非常的简陋。其次工作压力也非常大。我觉得,他不想因为我们的原因,工头招不到别的小工。我们走了之后,工头又开车出去,顺路把我们送到公交车站,估计是出去招别的小工,把这个活搞完。我怀疑这个业主,他自己也知道他这个活工期比较紧,工作压力又很大,他不希望我们出去说,让别人小工不来。所以他才会说这种话。

  业主还非常强调一点,我跟那个工头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知道这个工头是怎么搞你们的。我觉得他这个有点掩耳盗铃、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我们到底累不累,我们到底怎么干的,你心里没有数吗?你看都看的很累了,我们喝了那么多水,没有人上厕所,全部都通过汗流出来了。

  虽然他说什么他不知道工头,但我怀疑就是他要求工头今天必须要把工程做完,所以工头才不得不逼着我们不停地干,不许歇。不然的话,如果他是比较有计划地去做这个事情,让工人歇一歇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证据确凿,背后四大真相触目惊心!
  2. 雷鸣电亮|吴啊萍拜鬼案,仍存在的几个问题
  3. 双汇35亿美元流向美国,你怎么看?
  4. 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者大反攻:给毒教材洗地、给安倍哭丧
  5. 在中国,你怕什么恶鬼?
  6. 这个学者痛批莫言的作品虚无化毛时代,实在太不像话!
  7. 谈谈“经济发展,道德滑坡”
  8. 什么“佛母”,尽放狗屁
  9. 南京近几年发生的8件诡异事,玄奘寺原来是冰山一角!
  10. 赫鲁晓夫的颠覆性错误,是有心还是无意?
  1. 为什么文革中“汉奸、叛徒、特务、反革命”特别多?
  2. 前三十年的论争是谁挑起的
  3. 毛泽东纪念馆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4. 前三十年“走错了路”吗?
  5. 某些人为什么害怕毛主席?
  6. 毛主席拍板让一位中央委员领导四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出奇效!
  7. 当那名大学校长决定自杀,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8. 一堆工厂停产放假降薪?解决方案我惊了…
  9. 司马南:有人发过一张图
  10. 如果击落了裴洛西
  1. 时代尖兵:很多汉奸被漂白,实在令人遗憾!
  2. 单一个朱姓书记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是一股势力
  3. “再造”社会主义? 中国基层正发生一场无声剧变
  4. 为什么文革中“汉奸、叛徒、特务、反革命”特别多?
  5. 太他妈无法无天
  6. 终于有动静了,他们慌了...
  7. 时代尖兵:康生揭发江青、张春桥的做法疑点重重
  8. 冬雷:俄乌相仇向世人之告诉(另附一文)
  9. 冬雷:实践中的小岗人告诉国人什么
  10. 前三十年的论争是谁挑起的
  1. 被毛主席接见的大清禁卫军司令,周总理:此人应被重用
  2. 曾颖自杀事件,我们调查到的真相!
  3. 某些人为什么害怕毛主席?
  4. 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证据确凿,背后四大真相触目惊心!
  5. 吃饭越来越贵,餐馆个个哭穷,到底谁把钱赚了?
  6. 时代尖兵:山东大学再爆丑闻:开办“梁实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