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迎春|根本对立的经济学并行不悖?

迎春 · 2022-07-3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大学生、大学老师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奋起批判西方经济学,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经济学领域重占据统治地位!

读了夏斐君转发的《大学生痛批西方经济学毒教材!非常真实、非常犀利!》(以下简称《文章》)一文,十分欣慰。我国经济学领域能够出现这样的大学生,令人高兴,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大学生、大学老师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奋起批判西方经济学,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经济学领域重占据统治地位!

  《文章》说:“在我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们基本上都反对用‘西方经济学’这一名称,他们主张以‘经济学’或“‘现代经济学’取代之-------用‘经济学’的称谓来取代‘西方经济学’这个称谓,其真实目的,就是要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他们所定义的‘现代经济学’或‘当代经济学’中完全排挤出去,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学的教育方向和研究方向,-------就是要让我国理论经济学全面西化、全面美国化。”更准确地说是资产阶级化。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是根本对立的两种经济学,但是,在我国大学的经济学学科的教学中,却并行不悖地进行着,不能不说是“特色”的奇观!

一,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根本对立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是两个对立阶级的经济学。马克思在写《资本论》之前,发表了《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这里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批判西方经济学,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伟大经济学著作《资本论》,副标题仍然是“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批判;《文章》说:“在我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们-------用‘经济学’的称谓来取代‘西方经济学’这个称谓,其真实目的,就是要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他们所定义的‘现代经济学’或‘当代经济学’中完全排挤出去”。可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批判西方经济学,而西方经济学则“要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完全排挤出去”,两种经济学存在着你死我活十分激烈的斗争,势不两立。但是,在自称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我国大学,却能够平行的进行,互不干扰,这不是一种“特色”吗?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反映的是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西方经济学则是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表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全部论述的结论是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必将消灭,被共产主义公有制经济所替代,这种结论反映了“自然历史过程”;而西方经济学者的全部“智慧”就是论证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永恒与和谐,完全违背历史发展的客观趋势。《文章》说:“我当时觉得,伟大的经济学家就是斯密和凯恩斯等,根本没觉得马克思也是个经济学家,感觉他就是个老旧的、奇怪的、甚至是极端的哲学家吧!”大学的经济学教学,给学生们的感觉与客观事实正好相反,把伟大的经济学家马克思看作是老旧的哲学家,反而把资产阶级的辩护士凯恩斯认为是伟大的经济学家,这就是当前大学给学生教育的结果。

  1,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哲学基础的对立

马克思经济学的经典著作《资本论》,开宗明义就指出:“我的观点是: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资本论》第一卷   第12、11页)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哲学基础是历史唯物主义,是存在决定意识;而西方经济学的哲学基础则是历史唯心主义,是意识决定存在;在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第三本教科书的《经济学》中(萨谬尔森等著  12版),充斥着《政府的经济作用》、《政府的三个职能》、《财政政策的理论与实践》、货币政策等长官意志的论述,与“自然历史过程”尖锐对立。这是两种经济学哲学基础的根本对立。

2,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方法论的对立

马克思经济学的方法论是辩证法,而西方经济学则是形而上学。

马克思经济学认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历史地位,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变化:在封建经济存在的条件下,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是一种进步的经济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般的关系都破坏了。”“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53、256页)但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成为了经济发展的桎枯。马克思指出:“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资本论》第一卷   第831-832页)可见,马克思经济学的方法论是唯物辩证法。

西方经济学则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最美好的经济制度,是人们选择的结果,因此,是“永恒、和谐”的,不会改变。用《经济学》的话说:“市场经济是一架精巧的机构,通过一系列的价格和市场,无意识地协调着人们的经济活动。”“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在等待资本主义在最后的危机中崩溃的话,他们就是徒劳的。”(第70、330页)

3,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结论的对立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结论是:资本主义外壳“就要炸毁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65页)不讲消灭资本主义、不讲消灭私有制,不是真的共产党人,一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而西方经济学则认定资本主义是最好的经济制度,是人们(实际上指资产阶级)的最终选择。

总之,马克思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从世界观、方法论到结论都是根本对立的。这样两种根本对立的经济学,在我国的大学中却“相安无事”、平行教学,这不是咄咄怪事!

二, 西方经济学的一统天下的局面必须改变

我国自称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家,但是当前我国主流经济学界却是西方经济学的一统天下:无论是主流媒体的宣传报道,还是大学的经济学教材、教师,都是西方经济学占据统治地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只在民间网站有一些微弱的反映。

  《文章》说:“而对西方经济学,那重视程度可大不一样,真可谓天壤之别。从大二开始进入专业课学习阶段,首先开设的是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微观和宏观)。大三开设英文的中级微观和宏观经济学,一共就是四学期。另外还有计量经济学、国际经济学、经济博弈论、数理经济学等等课程的补充学习。”请看,教材是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微观和宏观)、英文的中级微观和宏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国际经济学、经济博弈论、数量经济学等。如果说我国的语文课教材中的一些好文章被删除、替换,是毒教材,那么大学的经济学学科的教材,就是地地道道的“毒品”;大学公开在课堂贩卖“毒品”。而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被“学生-----称之为‘水课’,混个学分罢了。”

  教材是这样,教师必然是学习、宣传西方经济学的教师,教育出来的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也只会西方经济学,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这就是近几十年来我国主流经济学界西方经济学一统天下的原因。

  《文章》说:“悲哀的是,在这样充满热情地学习了几年西方经济学之后,结果却是令人失望的。当我们对西方经济学有了一个基本了解后,我发现很多同学都迷茫了,甚至反感了。我们以虔诚的心态去学习,却发现西方经济学好像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科学’,觉得自己是不是学了一门‘伪科学’?”是的,西方经济学不仅是“伪科学”,而且从立场、方法到观点,都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是反科学经济学的理论。

  我们一定要高举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旗帜,奋起批判西方经济学,开展两种对立经济学的斗争,让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重新占据主流地位。

附录:

大学生痛批西方经济学毒教材!非常真实、非常犀利!

  时间:2022-07-27 00:05:26   来源:斐君大视野公众号   作者:夏斐君    点击: 12

  在我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们基本上都反对用“西方经济学”这一名称,他们主张以“经济学”或“现代经济学”取代之。他们提出的理由其实根本站不住脚。众所周知,“西方经济学”并不是一个“地域”概念,而是一个含有“政治”要求的概念。

  用“经济学”的称谓来取代“西方经济学”这个称谓,其真实目的,就是要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他们所定义的“现代经济学”或“当代经济学”中完全排挤出去,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学的教育方向和研究方向,实现中国理论经济学教育和研究的“国际化”,与“国际公认”的“现代经济学”即现代西方经济学“全面接轨”。而接轨的实质,就是要让我国理论经济学全面西化、全面美国化。

  这种所谓“国际化”的后果,就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边缘化。作为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我亲身经历了政治经济学被边缘化的过程:

  在本科阶段,在理论经济学的课程安排中,政治经济学是根本无法同西方经济学相提并论的。政治经济学只在大一通识教育阶段开设,开两学期,每周一次。第一学期学习资本主义部分,由于时间限制,老师一般只能讲到“剩余价值生产”,最多大概讲一下“资本有机构成”理论,并且讲得非常浅显,考试也十分简单。

  第二学期的社会主义部分就更不用说了,老师在课堂基本闲聊,讲八卦,学生也就笑笑乐乐完事了。总之,政治经济学这门课,因其学分少、课时少、内容随意、考试简单,既然老师也没有应有的重视,我们学生就理所当然地称之为“水课”,混个学分罢了。

  至于学了什么?我当时就记得个什么“m、c、v”,其含义也不甚了了,更别提马克思主义整个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了。

  而对西方经济学,那重视程度可大不一样,真可谓天壤之别。从大二开始进入专业课学习阶段,首先开设的是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微观和宏观)。大三开设英文的中级微观和宏观经济学,一共就是四学期。另外还有计量经济学、国际经济学、经济博弈论、数理经济学等等课程的补充学习。

  由于当时初入经济学领域,一看“高大上”的课程名称和众多的课程安排,心里就有这样感觉:这才是真正的经济学,这才是真正的学问。何况里面的内容又是数学,又是模型,看起来“很科学”、“很唬人”的样子。加之考试难度之大,平时作业之多,所占学分也多,我们学生自然就会特别重视,不重视不行,你就拿不到学分。

  我当时觉得,伟大的经济学家就是斯密和凯恩斯等,根本没觉得马克思也是个经济学家,感觉他就是个老旧的、奇怪的、甚至是极端的哲学家吧!

  虽然当时没有读过他们任何著作,也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但我们所处的社会背景、学习环境、教学安排给我们带来的印象就是这样的,这种感觉对于20岁左右的大学生来说具有普适性。

  悲哀的是,在这样充满热情地学习了几年西方经济学之后,结果却是令人失望的。当我们对西方经济学有了一个基本了解后,我发现很多同学都迷茫了,甚至反感了。我们以虔诚的心态去学习,却发现西方经济学好像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科学”,觉得自己是不是学了一门“伪科学”?

  甚至有同学觉得入错了行。西方经济学有很多假设和前提,虽然形式上貌似很科学,其实很主观,离我们的现实不仅遥远,而且解释力也很表皮。它的模型太抽象,抽象得令人生疑。

  经济运行的复杂过程,作为人类社会生存的普遍现象,用无视社会关系的抽象假设和数学方程就能精确描述吗?我越来越怀疑教科书里面的那些数学公式:继续留在理论经济学这个领域做研究,到底有多大的意义?

  于是,很多继续深造的同学要么去学习数学、统计,要么去学习实用性更强的金融、会计,继续留在理论经济学领域的很少。当然,这时的我们早已忘记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存在,居然真的以为经济学只包括“西方主流经济学”了。

  好在我们学校政治经济学专业一直在艰难地坚守,情况似乎还没有进一步恶化。在理论经济学考研专业课程中,政治经济学的内容要求占60%,西方经济学内容要求占40%,这样一来,考生对政治经济学就必须给予起码的重视了。说老实话,我也是在考研复习中,才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了肤浅的理解。在以后的深入学习中,我发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深刻性和科学性,已经远远超越了西经的数学模型所能达到的理解高度。

  其实,现在高校理论经济学教育的“国际化”做法是相当不公平的。我认为,作为理论经济学的两大对立体系,“马经”和“西经”的地位,至少学校的重视程度不应该“厚西薄马”,一味地抬高“西经”,打压“马经”。在师资配备上要引进有水平、真正研究和热爱政治经济学的老师来为学生授课。

  大家心知肚明:现在许多用数学模型分析问题的所谓学术论文,基本上就是在做“伪问题”而已。对于这些乱象,博士生们不禁感叹,“原来都是套路”。

  可是,果真如此,试问我们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学生,还剩下多少时间和精力去读马恩原著、去思考、去夯实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呢?连基础都不扎实,又何谈发展,何谈创新呢?今后即使我们能有幸毕业,又有多少理论功底和自信,去给我们的学生传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知识呢?

  总而言之,就我自己的学习经历而言,西方主流经济学几乎从本科开始,就无情地限制了我们的选择空间,并粗暴地宰制了我们的思考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仅没有看到崇高的学术自由,甚至连一点学习自由的味道也没有嗅到。

  是时候改变了!觉醒年代,拒绝忽悠!

  延申阅读:

  一位大学老师谈高校里的毒教材

  西方的所谓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史学等领域,总的说来,都是为资产阶级的统治者服务的。

  西方的人文社会科学,虽然看起来都是相对独立的,无所关联的,但是如果把他们那些东西统摄起来看,那就是整个西方资本主义的全部意识形态。这样的意识形态对中国的制度是完全采取敌视态度的,是要从根本上把中国的制度和道路搞垮的。

  而现在我们大学中的有关学科的教材,有的几乎就是完全从西方的版本直接翻译过来,拿来就用,完全不管这些东西是不是符合中国的实际,这些东西是不是能为中国的实践所用。当然,在实际上,这些所谓原版的教材,在很多方面,是与中国的制度和道路完全格格不入的。

  特别是经济学,这种全盘拿来,只用所谓原版教材,甚至直接使用英文的原版教材,这种做法,绝对是要坑害中国的高等教育,坑害中国学习这类专业的大学生们。这样的情况绝对不能再任其存在下去了。

  从现在起,国内大学中所有的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科,都必须认真地严格地审视这些西方版本的教材。要重新组织力量,编写用马克思主义指导的符合中国实际的新教材。可能,现在的这些学科中的所谓翘楚,多年来中毒太深,已经无法胜任重新编写这种教材了。但是,这种工作即使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还是一定要坚持做的。编写不出新教材,就先用编写的讲义,讲义要经过严格的审核。即使新的讲义还有点幼稚,还有点不成熟的方面,那也绝对不能再用西方版本的教材了。

  我相信,在这些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科中,总会有一些坚持实事求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他们现在人数不多,力量不强,但他们是我们去西方化、打造符合中国实际的大学教育的中坚力量。编写新讲义和新教材,是需要依靠这种中坚力量的。

  总之,任何一种毒教材,都不能任由它们在中国的教育田地上胡作非为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周氏家族的犯罪线索都在这里了
  2. 毛主席的这段话,刺痛了多少人的心?
  3. 佩洛西降落台湾之时,就是中国?启动梧桐之日
  4. “二舅”、“三叔”很多,他们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5. 孙锡良:变
  6. 谈“包产到户”问题
  7. 主流媒体别再消费“二舅”了
  8. 如果二舅只能仰望,那是否证明了这是一种时代的倒退呢?
  9. 工信部长肖亚庆落马告诉我们:在座的就有腐败分子!
  10. 吴铭:说说主席的高明
  1. 前三十年“走错了路”吗?
  2. 毛泽东纪念馆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3. 如果击落了裴洛西
  4. 毛主席拍板让一位中央委员领导四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出奇效!
  5. 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证据确凿,背后四大真相触目惊心!
  6. 迎春:数字经济是错误的概念
  7. 赫鲁晓夫的颠覆性错误,是有心还是无意?
  8. 万万没想到,除承包医院外,他们还承包了中囯90%的寺庙!
  9. 不是饶毅无知,是情妇反腐已经跟不上他们的淫乱
  10. 第三次抗日战争
  1. 时代尖兵:很多汉奸被漂白,实在令人遗憾!
  2. 单一个朱姓书记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是一股势力
  3. 为什么文革中“汉奸、叛徒、特务、反革命”特别多?
  4. “再造”社会主义? 中国基层正发生一场无声剧变
  5. 终于有动静了,他们慌了...
  6. 前三十年的论争是谁挑起的
  7. 边红军|从“哭安倍”所想到的
  8. 左大培:西方这样制裁俄罗斯,真是太好了!
  9. 夺女学生初夜,和多人发生不正当关系,中山大学叫兽杨彪!
  10. 关于包产到户:毛主席的话,又应验了!
  1. 1955年,那位骑着毛驴去北京见毛主席的新疆老农,最后见到了吗?
  2. 林志颖会不会开车?
  3. 毛泽东纪念馆震撼留言:总有一天!
  4. 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证据确凿,背后四大真相触目惊心!
  5. 吃饭越来越贵,餐馆个个哭穷,到底谁把钱赚了?
  6. 万万没想到,除承包医院外,他们还承包了中囯90%的寺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