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资本论》的辩证法与“两座城市”的变奏

杨淑静 · 2022-07-31 · 来源:马克思主义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劳动不再只是谋生的手段,更重要的是,劳动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人在劳动中进行自由、自觉的创造。劳动是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类特有的生产方式。“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的全部能力即体能和智能的机会,这样,生产劳动就不再是奴役人的手段,而成了解放人的手段,因此,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

  1859年,狄更斯的《双城记》出版,该书围绕着内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矛盾以文学渲染的方式描写了发生在巴黎和伦敦两座城市的故事。无独有偶,21世纪初,身处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国学者伯尔特·奥尔曼则以关于两座城市的故事开启了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不仅如此,奥尔曼还将 “城市”作为一种隐喻,进而阐释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辩证法理论,在笔者看来,这是切中《资本论》理论本质的解读。“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两座城市”,《资本论》通过“抽象力”的研究方法谱写了“两座城市”的乐章,展现了辩证法的批判性和革命性的本质,以辩证法的“合理形态”预见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态势。

1

辩证法何以表征人的存在方式

  要重新诠释马克思的辩证法,必须重新诠释马克思的《资本论》。无疑,奥尔曼的《辩证法的舞蹈——马克思方法的步骤》一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理解《资本论》的视角,这便是将“城市”隐喻作为阐释《资本论》的核心,着对辩证法的理解。辩证法表征人的存在方式,是一种自觉意识,即对资本主义进行自觉的批判,如此,辩证法才能洞见“第一座城市”的本质;同时,作为存在方式的辩证法是人类社会历史的“时间之矢”,如此,辩证法才能预见“第二座城市”的到来。

  作为集中体现马克思辩证法理论的《资本论》,定义了辩证法的理论性质。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马克思提到了很多关于辩证法的经典判断,将辩证法置于人的存在方式的理论平台上,加深了对辩证法本性的理解。按照马克思《资本论》的判断,辩证法在其本性上来说是“批判的、革命的”。作为“存在方式”的辩证法从批判的目的、批判的道路、批判的方法三个维度阐释了辩证法的“批判性和革命性”,从批判的目的来讲,是推翻一切奴役的关系;从批判的道路来讲,是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从批判的方法来讲,是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辩证法要展开“批判性和革命性”,前提在于对“使人成为被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现存的一切”以及“新旧世界”的理论自觉,这是“城市”隐喻的深层含义,也是奥尔曼将其与《资本论》联系起来的真实原因。换言之,辩证法的理论自觉是谱写 “两座城市”变奏的理论前提。

  辩证法的理论自觉内蕴着深厚的历史逻辑。作为“时间之矢”,辩证法的使命便是从“第一座城市”通达“第二座城市”。在这个意义上来说,马克思既是黑格尔的学生,又超越了黑格尔。当马克思提醒我们,“不能将孩子连同洗澡水一起倒掉”的时候,他保留的便是黑格尔辩证法的“合理内核”,即辩证法的理论自觉以及历史逻辑。但马克思又彻底超越了黑格尔。马克思坦言,他的辩证法不仅和黑格尔的辩证法不同,而且与之截然相反,他要实现对黑格尔辩证法彻底的颠倒。显然,这种颠倒不是内容和形式的简单的、外在的、直观的翻转,而是一种革命性的超越。这种超越的实质便是不再将辩证法作为通往绝对真理的理论自觉,而是将其作为通达人类全面解放的理论自觉。不言而喻,贯穿于黑格尔和马克思辩证法的历史逻辑完全不同,黑格尔通过回溯人类历史(直至俾斯麦王朝时期)从而展开社会现实,而马克思则是采取“从后思索”法,即通过剖析、批判“第一座城市”,揭示资本主义的本质,让其内在的危机暴露无遗,从而将社会历史的发展方向推至“第二座城市”共产主义。

2

辩证法何以洞见“第一座城市”的危机

  辩证法呈现“第一座城市”的方式是深入其内核,揭示其本质,这是马克思《资本论》的独到之处。海尔布隆纳非常认同恩格斯的判断,并明确阐释了马克思为什么能雄踞人类思想的高峰。在他看来,这主要是因为马克思的《资本论》比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更具有“神奇”的理论洞察力,所谓神奇的理论洞察力不过是在强调只有马克思回答了“资本主义是什么”这一根本性的问题。马克思并不像其他研究资本的学者那样,从阐释资本主义的社会发展史开始,而是从资本主义内部最微小的细胞——商品概念开始,因为在马克思看来,商品是资本主义社会财富的元素形式,从商品入手的目的是为了洞见资本的本性。资本自我增殖的本性以及最大限度地获取剩余价值构成了推动资本主义社会发展最原初的动力。

  雇佣劳动使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形成了一种对抗性关系。工人出卖的并不直接是他自己的劳动,而是他暂时转让给资本家的他的被支配的劳动力。劳动力成为商品,将资本主义推入雇佣劳动这一万劫不复的深渊。马克思深刻地指出,雇佣劳动用劳动价值量将人的存在牢牢黏附在资本的身上,不仅如此,它还大摇大摆的将人的存在摆放在物的平台上,这是资本主义本质的根源,也构成了资本主义最深刻的危机。不仅如此,雇佣劳动还产生了拜物教,使商品、货币、资本以及“特殊的以太”生产充满着“形而上学的玄妙和神学的怪诞”。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资本论》只能是政治经济学批判,而非政治经济学。古典国民经 济学家(也包括当代经济学家,如皮凯蒂)没有把握到雇佣劳动真实的理论本 质,所以,他们永远也无法回答“资本主义到底是什么”这一根本性的问题。

  说到底,这根源于他们不懂得辩证法。正是如此,列宁才有堪称经典的如下判断:不懂得黑格尔的《逻辑学》,就不懂得马克思的《资本论》,这不仅道出 了古典国民经济学和当代经济学无法洞见资本所具有的人的属性的真实原 因,同时,也验证了列宁那个深深的忧虑,半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懂得《资本论》的第一章的。换言之,只有在辩证法的理论高度上,才能真正揭穿资本权力、雇佣劳动的拜物教本质,才能洞见物的外观所内蕴的人的生活以及人的存在的图景。

3

辩证法如何预见“第二座城市”的诞生

  资本主义这座“城市”的危机已经暴露无遗。至此,我们可能会有一个感觉,辩证法是不是走到了尽头,因为它已经将自己的批判性发挥殆尽了。但是当我们作出如此判断的时候,一定意义上来说,我们是把辩证法的“批判性和革命性”等同于《巴黎手稿》中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了。这一点可能是受到了阿多诺的“否定性辩证法”的影响。毋庸置疑,辩证法的本性——“批判性和革命性”——不仅仅是指其“否定性”,它还具有“肯定性”。正如马克思所言,辩证法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批判的实质是“在批判旧世 界中发现新世界”。显然,辩证法的力量不仅仅在于揭露批判资本主义内在 的危机,其更大力量则是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这是马克思《资本论》 辩证法的理论旨趣及其理论使命。

  表面上来看,辩证法与共产主义没有任何关系,辩证法也将无法与共产主义建立起任何实质性的理论关联。但是马克思却一直将两者联系在一起。辩证法的理论旨趣是洞见资本主义的本质,从而找寻通达共产主义的理论路径,这便是马克思所讲的辩证法的“神秘形式”与“合理形态”的内在逻辑关系。即只有将资本主义“城市”所展开的“神秘形式”的本质揭示出来,才能真正撼动资产阶级及其空论主义代言人的真正利益,也才能精准地找到让资产阶级为之恼怒和恐怖的“合理形态”的共产主义的辩证法。“合理形态”的辩证法 一定是作为存在方式的辩证法,唯其如此,辩证法才能是“共产主义的接生术”,从而通达共产主义。

  确立了辩证法与共产主义之间内在的关系只是个前提,辩证法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且很艰巨,这便是要在洞见资本主义危机的同时,昭示共产主义的未来。考验辩证法建构性的历史时刻来临了。要想将共产主义讲清楚,必须让共产主义具有存在论的意蕴,即在共产主义“城市”中,不仅最基本的“工作” “家庭”“关系”和“物品”一应俱全,同时更重要的是要有奥尔曼所言的“想要的全部自由”。这就要求共产主义不仅应该是资本主义的延续,而且还应该具有新的理论内容。显然,这些新的理论内容不是无中生有,而是由直面资本主义内在的危机而来的。也就是说,共产主义要想达到这样的理论目的,必须找到拒斥商品拜物教和雇佣劳动的理论路径。这是辩证法的理论自觉,也是资本主义自身的规训。

  在马克思看来,只有一条路径拒斥资本主义的顽疾——商品拜物教和雇佣劳动——这便是变革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这是因为,在所有的社会形式中,都有一种起决定作用的生产方式,它不仅决定着其他一切生产的地位,而且也决定着其他一切生产关系。唯此,共产主义“城市”的未来才能如《共产党宣言》所言的那样将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要实现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变革,唯一的路径便是从根基上彻底瓦解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在此基础上,将无产阶级作为政治的统治阶级,并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无产阶级的手里,从而增加生产力的总量。也就是说,共产主义的逻辑进路完全超越了资本主义,当资本主义用雇佣劳动超越了古典国民经济学的农奴劳动的时候,共产主义根本没有在劳动方式的意义上置换资本主义,而是在生产方式的意义上对其进行彻底的瓦解。如此,共产主义所建构的新的生产方式不仅从根基上拒斥了雇佣劳动,也使人从物的存在中彻底解脱出来。

  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劳动不再只是谋生的手段,更重要的是,劳动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人在劳动中进行自由、自觉的创造。劳动是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类特有的生产方式。“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的全部能力即体能和智能的机会,这样,生产劳动就不再是奴役人的手段,而成了解放人的手段,因此,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劳动作为人的本质力量的确证,由于其不再与劳动产品、劳动价值、劳动价值量相互纠缠在一起而具有了解放的意蕴,它直接将人从外在的物的世界重新拉回到人的世界。商品拜物教无处插足,雇佣劳动关系也随之瓦解,资本主义“城市” 轰然倒塌,共产主义的“城市”蓝图即将铺开。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五名省部级校友已落马三名
  2. 佩洛西已到达日本,大戏的“高潮部分”就在接下来的几分钟
  3. 惊弓之鸟,外强中干
  4. 断供潮:危机的指示灯
  5. 全世界都在围观佩洛西
  6. 《转基因评价指南》征求意见,为何媒体鸦雀无声,无一报道?
  7. 中美关系已经走到危机边缘
  8. 佩洛西若窜访成行,大陆将对台采取断然措施
  9. 中美气氛已经烘托到这儿了,就等佩洛西了
  10. 中美电话峰会后,佩洛西还会窜访吗?
  1. 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证据确凿,背后四大真相触目惊心!
  2. 赫鲁晓夫的颠覆性错误,是有心还是无意?
  3. 迎春:数字经济是错误的概念
  4. 不是饶毅无知,是情妇反腐已经跟不上他们的淫乱
  5. 第三次抗日战争
  6. 周氏家族的犯罪线索都在这里了
  7. 惊人腐烂!空姐倒追、高官二代、顶级豪宅、二十万茶叶…曝!
  8. 某些毫无底线的烂人烂事正屠戮着我们的文化和精神
  9. 真的可怕,日本到底收买了多少有关部门
  10. “二舅”、“三叔”很多,他们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1. 时代尖兵:很多汉奸被漂白,实在令人遗憾!
  2. 单一个朱姓书记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是一股势力
  3. 为什么文革中“汉奸、叛徒、特务、反革命”特别多?
  4. “再造”社会主义? 中国基层正发生一场无声剧变
  5. 终于有动静了,他们慌了...
  6. 前三十年的论争是谁挑起的
  7. 边红军|从“哭安倍”所想到的
  8. 左大培:西方这样制裁俄罗斯,真是太好了!
  9. 夺女学生初夜,和多人发生不正当关系,中山大学叫兽杨彪!
  10. 关于包产到户:毛主席的话,又应验了!
  1. 1955年,那位骑着毛驴去北京见毛主席的新疆老农,最后见到了吗?
  2. 林志颖会不会开车?
  3. 胡球编的先例
  4. 吴啊萍供奉日本战犯证据确凿,背后四大真相触目惊心!
  5. 回乡偶记二则(其二):忆三叔——劳动人民的《葬花吟》
  6. 真的可怕,日本到底收买了多少有关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