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希望(小小说)

王锡书 · 2022-01-05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希  望

  王锡书

  夏日,早晨三点多,天已蒙蒙亮。余奂才起床做熟饭,对躺在炕上的妻子道:

  “孩儿他娘,饭在锅里,你吃时再热一热,可不敢凉吃。”

  “知道了,你路上慢点开,卖完菜早些回来。”

  妻子说。

  余奂才开上装有茄子、萝卜、西红柿等蔬菜的三轮车向县城的方问驶去。他要赶在城管员们上街之前,到县城的清水路边把菜卖完。要是卖不完,那就只能去乡下的村子走街串巷,有时喊叫半天也卖不了多少。

  今天运气好,到了七点钟,菜就卖完了。他开上三轮车回了家。

  一进家门,就听见冯三婆子在和妻子大声说话:

  “你家老奂可是积了德了,能遇上这么好的事。女方一不要车,二不要房,只要十万元彩礼。快给你家旦儿打电话,让他今天下午就回来,同那个姑娘见个面,要是人家相中了,就赶紧给他们把婚事办了。”

  余奂才洗把脸,去厨房里拿了个馍馍边吃边进了屋里,道:

  “冯嫂子,你给旦儿又说上哪里的姑娘了?”

  “姑娘是桂南的,她姐姐的婆家是咱邻村彪庄的。她在市里打工,最近闹疫情,工厂停工了,她就来她姐姐家住几天。说如果有合适的就在附近找个婆家。我也是赶集时听一个朋友说的,就去彪庄走了一趟。见那个姑娘长得细高条个子,人可机灵哩,说话挺地道。一听就知道是有文化的。就这样吧,你们两口子商量商量。”说完,冯三婆就走了。

  五年前,也是这个冯三婆子给旦儿做的媒人,花了十万元礼钱,媳妇娶下没过一个月,女的就跑了。后来才知道那女人是人贩子贩进来的外国人,好像老家是缅南的。万一这次再遇上那种事,鸡飞蛋打,可怎么办?那要是万一这回同那次不一样,人家是实心找婆家,错过了机会呢?

  余奂才心里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旦儿都三十五岁了,找了几个本地姑娘,都要求在市里买房。还有的又要房又要车,他满足不了人家的条件,所以都黄了。找个山南海北的,虽说花钱少,可不了解人家的底细。真是愁死个人哩。

  “旦儿他爹,要不咱再听冯三婆子一回,叫旦儿回来商议离议。”

  奂才的妻子坐在轮椅上说。

  “商量个屁,旦儿那个老实疙瘩,他能有哈见解,还不是听咱的。”奂才心里直冒火。

  “生了这么个货,一点花花肠子也没有。看人家村东头的大贝、二贝,家里大人啥也不管,人也不正干,就这,兄弟俩楞是从市里将媳妇带回了家。尤其是二贝,头一个媳妇离了婚、转眼又领回一个来,据说女方还倒贴一套房子哩。”

  余奂才一个人在院子里自言自语。

  “咱大人就是老实人,孩儿能咋的?摊上什么就是什么,孩儿他爹你甭上火。”妻子道。

  “我上火也不管用,大不了咱再扔十万块,咱是大款,不差钱儿。”余奂才呛了妻子一句。

  呛归呛,这事儿也得试试看,不试不知水深浅。于是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旦儿的电话。

  “旦儿、你冯三婆大娘给介绍了一个女的。说是桂南的,你抽空回来一趟。什么,怕上当?没事儿,这回咱多加点心眼儿。好了,你先回来咱再慢慢商议。”

  说完奂才就挂了电话,扛上锄头去自家的菜园子里锄草。

  摆弄这二亩菜园子,一年忙到头,最多也就能挣个三万来块钱,还不如直接去外地打工利索。可家里有患脑梗后遗症的老婆,走不开啊。旦儿在市里一个工厂打工,孩子俭省,幸苦一年,也就能落下四万块左右。父子俩一年的收入还不到十万元,万一又遇上个骗子,父子俩一年多挣的血汗钱就打了水漂儿。余奂才越想越无奈,但是老余家总得往下传宗接代。想到这里,余奂才扑通朝祖坟的方向跪下,道:

  “求祖宗保佑,叫俺顺顺当当娶回个儿媳吧。”

  第二天是星期天,旦儿一大早就坐车从市里赶回来。冯三婆子也把那个女的叫来了。女的到旦儿家看了看,又瞅了旦儿一眼,道:

  “看样子你们是个实在人家,我这么大老远出来,就是想找个老实人家过日子。”

  说完,她就跟着冯三婆子出去了。

  这时余奂才卖菜也回来了,刚坐下喘了口气,冯三婆子就笑嘻嘻地来了。

  “老奂兄弟,恭喜你,这事有门儿。姑娘说她比较满意,就是嫌旦儿他娘这病。我打劝她: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再说这病都已经有几年了,稳定住了,人家能自理,又不连累别人,后来她也就没什么说的了。下一步咱就准备交彩礼,定下迎娶的日子。孩子们都老大不小了,快些给他们办了,咱当大人的就歇心了。”

  余奂才听了、心里打起鼓来,莫非真是祖宗显灵了?便对冯三婆子道:

  “冯嫂子,这事儿再容我思量思量。今天咱先别定,我请客,你叫上那个姑娘,中午咱到金家饭店撮一顿。”

  过了两天,冯三婆子过来催问,余奂才道:

  “这事咱这么办、我先交五万元彩礼钱,剩下的五万元我给打个欠条,等结了婚,办了婚礼,有了孩子,我一准交全,那怕算上期间的利息都成。不是我信不过人家,实在是有上回那次教训,咱不得不小心。”

  冯三婆子一听,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道:

  “那我去把你的意思和姑娘说说,看她如何交持。她要是同意你的条件,咱就往下进行,要是不同意,就算扯蛋。”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冯三婆子一扭一扭地过来,道:

  “这个姑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能理解你的难处。她说同意你说的条件。那就先给她五万,咱这边把生来做成熟饭。剩下的彩礼我想你老奂也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一定会给她。”

  第二天,余奂才去信用社支了五万元,到冯三婆子家把钱交给了那个姑娘。他还特地去本村小学校里叫来了田老师,给写下了一纸协议,并让旦儿和那个姑娘都签了字,还按下了手印印。

  第三天,旦儿租了辆面包车,去彪庄拉上那个姑娘到县民政局办结婚证,可到了彪庄她姐姐家,她姐姐说:

  “她自从昨天走了以后,就一直没回来,给她打电话,她说回市里上班去了”。

  旦儿一听,立刻慌了神儿,定下的今天上午去县民政局结婚,怎么又去上班了呢?他给她打电话想问是啥情况,对方关机。他预感这回又让人给骗了,就急忙让司机开车拉上他去派出所报了案。

  派出所的民警去到彪庄找到了她姐姐,她姐姐说:

  “那女的是我在市里打工时认识的一个工友,因为她比我小几岁,所以就喊我姐姐。只知道她是桂南的,其他情况不太清楚”。

  民警道:

  “你跟我们到派出所一趟,看看你家周围的监控视频,辨认里边有没有她的影像。”

  说着就让她上了警车,拉上她走了。

  过了中午,旦儿也不敢回家:他老爹要是知道这个事,还不急死啊!真是愁啊愁!旦儿干着急没办法,于是一个人跑到山凹凹里抱头痛哭。

  傍黑的时候,余奂才才知道了这事儿。千小心万小心,还是着了人家的道。他坐在院子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直到将一盒烟抽了个光。“钱是王八蛋、花了还能赚。”余奂才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说了这么句顺口溜。

  无论遇到多大的事,这个家现在还不能没有他,就是拼上这把老骨头也不能认怂,就象耕地的老牛,万不能松套。他得给旦儿张罗下个媳妇,实现当爷爷的希望,那时他才有脸去见过世的先人。

  想到这里,余奂才开上他的三轮车,去菜园子里收下成熟了的蔬菜,装到车上,用彩条布盖好。明天一大早,清水路边那些买菜的老主顾,还要来买他的菜哩。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2. 西安疫情反思:不要活在新闻里
  3. 他,讲了个笑话
  4. 西安“4号清零”,何不解释一下?
  5. 金域医学和钟南山、柳传志以及君联资本
  6. 这个国家把败类捧成英雄!以色列坐不住了
  7. 人民觉醒,需要张捷这样的知识分子
  8. 警惕!一个危险的信号,美国对外战略发生重大调整!
  9. 吴铭:如何破解夜壶论
  10. 毛主席的时候,10来个干部如何治理好一个几万人的公社?
  1.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2.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3.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4. 接受宗教洗礼的贺教授还能赖在党内?
  5.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6.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7.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8. 性奴与奴性
  9.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10. 西安疫情反思:不要活在新闻里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4.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5.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6.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7.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8.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9. 卖国三百年,张捷痛揭江南柳家黑历史!
  10. 正式解散的泰山会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